即时新闻

  • 说书人转战网络能否重生?

        本报记者 李洋

        前天,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单田芳因病离世。“世间再无‘且听下回分解’”“一个时代结束”成为许多人在悼念这位老艺术家时的感叹。作为一门历史悠久的艺术形式,评书还在,只是和大师云集的时代相比,现在演出场次少、名角儿缺位,让这门艺术失去了往日的光彩。

        书馆少,两个巴掌就数过来

        “对面审贼”是一句行话,说的是演员和观众面对面表演,观众就围在演员身边盯着看的一种表演关系。评书,从发轫至今就是这样的一门艺术。不过在北京,评书书馆“对面审贼”传统的回归,并不算久远。

        2007年9月15日,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连丽如在西城区第二文化馆创办宣南书馆,标志这一传统正式回归。整整11年过去了,宣南书馆还在,但整个京城的品牌书馆加在一起也就一个巴掌多一点儿。

        除了宣南书馆,连丽如与夫君和弟子们还一起开办了东城书馆、国如轩书馆。此外,还有田占义、武宗亮领衔的五里坨书场;马歧领衔的康龄轩书馆;北戏老师张怡领衔的北戏书馆、平谷书馆;北师大附属实验中学美术老师吴荻领衔的澄书馆。可以说,这数得过来的几个书馆和演员已经是北京评书界的全部了。

        评书书馆还难谈“市场”二字。书馆场地多为政府部门或文化机构免费支持,来听书的观众只需花上四五十元,或者干脆免票。并非没有更多人愿意提供低价或免费场地开书馆,连丽如就接到过来自天津和北京其他场所的邀约,但她都谢绝了,“没有那么多演员啊,难以分身。”她感慨。

        书馆少,专职演员更少。拿传承状况最好的北京评书来说,连丽如和先生今年都已经77岁了,平日里跟着二老最多的王玥波、贾林、梁彦、马剑平、唐柯当中,梁彦的本职工作是出版社编辑,王玥波的本职工作是相声演员,唐柯的本职是大鼓书演员。他们几个人,每周要演出八场、教学两场,同时还要去电视台录评书节目、整理出版书籍、参加巡演。如此繁忙,确实难以再开设更多的固定书场。

        就连各大专业院团里,评书演员也成了稀缺资源,要么压根儿没有,要么掰着手指头就能数过来。至于有影响力、号召力的名角儿,更是罕见。

        名角儿少,人才培养需要积淀

        曾经以文艺范儿吸引了一批粉丝的澄书馆,已经两个多月没举办过演出了。最后一次的演出,不是在他们的固定场地当代MOMA,而是在朝阳9剧场。

        “不是场地问题,而是我太累了。”澄书馆老板吴荻身兼演员和跑堂。一部《西游记》他说了7年才说完。“说完这一部我就感觉很累,我自己是比较随性的人,不想一下弄伤了,就改变了演出方式。”他的改变方式,是不在固定的场所说固定的长书,而是改为与音乐等其他艺术形式一起,通过跨界表演,以另外一种方式传播评书。6月在菊隐剧场、7月在朝阳9剧场各安排了6场之后,吴荻就进入了休眠期。

        说长书,是考验说书人艺术功力的试金石。《西游记》《三国演义》《隋唐演义》《西汉演义》……看看这些评书艺术传承下来的经典书目,哪个不是鸿篇巨制?艺人说书,不能靠背,而是要在把内容烂熟于心之后再旁征博引增加新的知识点,最后一环是现场发挥。连丽如自17岁在天桥“刘记”茶馆登台,至今说了一辈子,到今天仍然感慨“太难了!”直到57岁那年,她的夫君才半认真半玩笑地说她“你现在会说书了”。

        王玥波在宣南书馆说了11年,去年才得到曲艺界前辈李金斗的肯定,“玥波气质好、口儿甜(指他的北京话说出来好听)。”

        连丽如的徒弟梁彦说,评书艺术全靠一个人,一张嘴却要说尽人间万象、世间百态,没有几年、十几年的功夫是无法登台的。老一辈艺术家一天三开箱,如今的演员一周才能说几回啊,舞台实践严重不足。要从登台成长为“角儿”,那就更难了。

        不仅演员的养成周期长,观众培养的周期也长。按照目前大部分书馆的演出频率,每部书每周才能说上1至2个小时,一部《三国演义》就需要约10年时间。

        开直播,网络上寻求新生机

        虽说能坚持走进书场的观众不多,可今天,听评书的观众却在另一个渠道逐渐增多。

        3台摄像机、1个导播台,1个4G编码器,实时拍摄、实时上传……这是评书在直播。每周日9时30分至11时,五里坨书场都会准时开通网上直播。

        五里坨书场的运作方、立山文化传媒公司总经理陈亚璐说,网络直播,本也是无奈之举。书场虽说位于四合院里,环境优美,但地理位置偏僻,且现场室内仅能容纳40位观众,这两个先天条件决定了它无法聚拢来更多的观众。

        2016年1月,五里坨书场进行了第一次网络直播尝试,没想到有超过1万名观众实时收看,这给了大家很大的信心。经过两年的运转,从今年1月起,五里坨的评书直播开始井喷。每周上午在线观看人数都不低于30万人,最高纪录曾有22家平台同时直播,在线观众232.8万余人。

        挖掘网络资源,似乎在年轻说书人中正在悄悄形成一种自觉。今年刚从北京戏曲艺术职业学院毕业的田珺,签约了VIVA畅读平台,眼下正在录制《包公案》和《八仙传奇》。她说,“已经各录了20集左右,录到30集时就打算通过畅读、蜻蜓等平台共同推出。”

        虽说现场表演是评书传承的根本,但利用网络先聚拢观众,也许不失为一次曲线救国的尝试。就如五里坨书场,现在每周都能迎接专程来看直播现场的网上粉丝。看到年轻人的努力,也许驾鹤西去的老艺术家们会感到些许安慰吧!

  • 中俄艺术家联袂重现经典史无前例

        本报特派记者 牛春梅

        他乡遇故知。

        俄罗斯圣彼得堡当地时间9月11日晚,国家大剧院原创歌剧《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在马林斯基剧院新剧场亮相。虽然是在异国他乡,却遇到不少“故知”,不仅有老朋友捷杰耶夫,还有一见如故的俄罗斯观众,让这次巡演更像是一趟暖心的友谊之旅。

        一票难求

        出乎意料成“爆款”

        此次演出是中国作曲家原创的中文歌剧首次登台俄罗斯顶级艺术殿堂。一部俄罗斯经典由中国艺术家创作,再来到俄罗斯演出,能够得到当地观众的认可吗?起初不少人内心是有疑虑的。

        令人意外的是,这部戏却成了“爆款”。演出前几天票房就基本售罄,可谓一票难求,马林斯基剧院干脆将平时不开放售票的位置也打开售票了。作为一次商业演出,国家大剧院能够在异国他乡获得如此好的市场反应,与马林斯基剧院专业的营销手段不无关系。

        国家大剧院此次赴俄交流演出,正是受邀于马林斯基剧院,并将其作为2018/19演出季重要外邀演出之一。在马林斯基剧院售票大厅内,《这里的黎明静悄悄》海报和宣传片在重要位置滚动播放。作为俄罗斯殿堂级的艺术剧院,它的影响力自然不可小觑。

        俄罗斯媒体和观众也对这次演出颇为关注,媒体不仅进行全程跟踪报道,还对主创人员进行了多次专访。首演前一天,在圣彼得堡大学孔子学院举行的《这里的黎明静悄悄》艺术沙龙,让此次赴俄交流演出再度升温。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学生叶卡捷琳娜说:“虽然这段历史已经过去了几十年,但大家对这个作品都很有感情,很期待看到中国艺术家怎样演绎我们的经典。”

        不分你我

        中俄合作更精彩

        “瓦西里,瓦西里,我的儿子……”舞台中间是身着俄罗斯服饰的中国演员用中文演唱,围绕着她的是金发碧眼的俄罗斯舞者,舞台背景则是典型的俄罗斯田园风光,低头再看乐池里的乐手也都是高鼻深目……这是一次不同寻常的商业巡演,国家大剧院选择与俄罗斯西部军区歌舞团、马林斯基交响乐团合作呈献这部作品。来自中国的歌唱家张扬、徐晓英、王宏尧、李欣桐、张卓、刘恋与俄罗斯艺术家们同台切磋技艺,奉献上一场超越国界的精彩演出。

        西部军区歌舞团的舞蹈演员们用他们熟稔的俄罗斯民族特色舞蹈,让全剧的俄罗斯味道显得更为地道。国家大剧院舞台监督陈龙说,开始双方的合作有语言上的困难,一个信息从导演到演员要经过好几个人才能传递,但俄罗斯艺术家显示出了高度的专业性,仅仅几个来回就从茫然无措变成心领神会,后期的沟通甚至不需要翻译,用手势和眼神就都能相互理解。

        马林斯基交响乐团的乐手们也很快与指挥吕嘉配合到位,为全剧增色不少。大提琴手索菲娅表示,这是一次充满享受的工作,中国作曲家优美的作品让她从内心深处受到感动。

        著名指挥家捷杰耶夫在看过演出后评价道:“今晚取得了巨大的成功,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部歌剧的戏剧和音乐效果都很震撼。马林斯基剧院与中国国家大剧院合作多年,今天的合作也是我们众多合作项目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这里的黎明静悄悄》在俄罗斯家喻户晓,但是以此为题材,由中国作曲家谱曲,中国指挥和导演来共同完成,史无前例。在与马林斯基交响乐团的协作下完成的这部作品意义深远。中国艺术家们与马林斯基交响乐团的合作为我们带来一个难忘的夜晚。”

        感谢中国

        掌声如潮赢好评

        中国艺术家根据俄罗斯经典原创的中文歌剧,由中国俄罗斯两国艺术家联手呈献给俄罗斯观众……这段说起来像绕口令的话,也从一个角度展示了这部剧在俄罗斯上演的多种意义。俄罗斯观众到底如何看待,没到演出的时候谁也不敢打保票。

        演出刚开始的时候,可以明显感受到剧场里非常安静,观众们似乎在带着审视的眼光,打量这个来自异国的“亲戚”。渐渐地,随着剧情的铺陈展开,剧场里慢慢热了起来,有了笑声,掌声响起的频次也变得密集而热烈起来,演出结束时观众更是站起来长时间鼓掌。

        在中场休息时,一位老人特意走到中方工作人员面前,激动地表示,舞台上演的就是她的故事,她出身于军人家庭,父亲在卫国战争中牺牲,她和丈夫也都是军人,感谢中国艺术家带来这么好的作品,虽然舞台上的演员说的是中文,但她却能感受到这是一个真正的俄罗斯故事,让她忍不住掉下了眼泪。

        正在学习中国历史的俄罗斯大学生亚历山大说:“中俄两国友谊深厚,对彼此间的文化有着更深刻的理解,这个题材在中俄两国有着共同的情感基础,所以能够演绎好这个故事。看完这部歌剧,非常感动!”

        9月14日、15日,马林斯基交响乐团还将继续“陪伴”国家大剧院转站莫斯科,在俄罗斯军队中央模范剧院,中俄艺术家们联袂演出两台主题为“你好,俄罗斯!”的歌剧经典作品音乐会。活跃在世界歌剧舞台的华人歌唱家孙秀苇与亚历山大红旗歌舞团歌唱家瓦吉姆·阿南耶夫、马克西姆·马克拉科夫一起,为观众唱响《托斯卡》《游吟诗人》《微笑王国》《塞维利亚的理发师》等脍炙人口的歌剧经典唱段。 

        (俄罗斯圣彼得堡电)  

        牛小北摄  

  • 潘向黎读古诗词做现代生活家

        本报讯(记者 路艳霞)由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出版的《梅边消息:潘向黎读古诗》昨天与读者见面。

        潘向黎自幼沉浸于古诗词的艺术氛围中,该书收录了她近年来品鉴中国古典诗词的最新作品,展示了她宽广的眼界和独到的品位,大量引用古今学者的评点文字,延续了她一贯的典雅风格。

        潘向黎很欣赏诗人韦应物,她说韦应物不像很多诗人把生活过得穷困潦倒,让人同情、悲愤,他是一个在现实生活里能把自己安顿得比较好的人。

        潘向黎欣赏 “读古诗,做个现代生活家”的态度,她认为,当代人和古人之间其实有很多共鸣,古人虽不能与我们当面交谈,但依然能随时帮到我们。潘向黎举例说,“那日,看到一个朋友微信里贴出来饮茶的照片,清静的茶室,井栏壶、汝窑盏,瑞香袅袅,荷花含笑,好不自在。她的文字说明却是:一个重要客户跑掉了,一个正在冲刺的项目卡住了,马上又要出国,行李都没时间准备,整个人失去方向,干脆先出来喝个茶。”潘向黎为她点了赞,并且留下评论:“若待皆无事,应难更有花。”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总编辑韩敬群表示,在读古诗的时候,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角度叫重新发现,他在读《梅边消息:潘向黎读古诗》时,就有一个重新被唤起的经历。“我们读古诗本身不是目的,希望它能与我们的生命发生关联,跟当代生活发生关联,这是读古诗的意义和乐趣所在。”

  • 最美不列颠风景绽放中国美术馆

        本报讯(记者 王广燕 实习生 刘浩川)苏格兰高地和威尔士山脉,东安格利亚的广袤田野……一幅幅充满诗意的异域风情的绘画作品,将最美不列颠风景呈现在中国观众眼前。昨日,中国美术馆与伦敦泰特美术馆联合主办的“心灵的风景:泰特不列颠美术馆珍品展”于中国美术馆开幕,展现英国风景画近三百年的发展历程。

        漫步馆内,观众既可以从《沉思》《诺维奇集市》等古典作品细腻的笔触里感受不列颠式田园牧歌的美好,也可以从透纳、康斯太勃尔的名作中体会艺术大家的独到灵感,还能感受到现代英格兰风景画强烈的先锋性。本次展览精选泰特不列颠美术馆珍藏的70余件十八世纪以来的英国风景画作品,涵盖油画、水彩等画种,同时也囊括了从传统到现代的多种绘画流派,包括了著名画家如庚斯博罗、透纳、康斯太勃尔、吉尔丁、科曾斯父子,还有拉斐尔前派的米莱斯,以及印象主义、超现实主义与现代派先锋画家的作品。

        展览以十八世纪的传统地志画和古典派绘画为起点,向观众再现了三百年来英国风景画从古典走向现代、从精致走向多元的艺术历程。

        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介绍,泰特不列颠美术馆是英国泰特四座美术馆中建馆最早的展馆,以收藏和展示十五世纪以来的英国绘画和各国现代艺术著称。英国的风景画,重视人的内心世界在大自然中的投射,这与我国传统山水画所追求的志趣异曲同工。展览将持续至11月6日。

        本报记者 方非摄  

  • 戏剧舞台披上“黑科技”外衣

        本报讯(记者 牛春梅)身处海淀区的中间剧场正在进行“科技艺术节”展演,多部戏剧作品呈现科技对现代生活的影响,新颖的观剧体验引发关注。

        艺术节上6部国内外剧目完成“科技艺术节”核心问题的探索,其中包含了不少“黑科技”元素。中间剧场负责人认为,“对于未知的事物存在恐惧,是因为我们没有深入讨论过各种未知的可能性,当我们讨论的更多,会让我们变得更加从容。”

        英国当代著名剧作家卡萝尔·丘吉尔的《好几个》作为开幕戏上演。这个故事表面上是一个关于父亲克隆孩子的作品,但透过技术的外衣,讨论的是如何自我定义、自我认同。 

        演出后设置的演后谈环节,中科院科学家与现场观众一起交流克隆技术的现状以及科学伦理话题。一位观众感慨地说:“这是一部关注科技发展背后焦虑的作品,更可贵的是,该剧以一种特殊方式来探讨两代人关系。”也有观众表示,这个题材非常有趣,“看完后让我对克隆技术有了新的想法,且不再恐慌。”

        随后,艺术节还将上演美国著名现实主义作家萨拉·鲁尔的《戈登的手机》,该剧以手机这个人类难以割舍的外挂“器官”为切入点,抛出问题;来自爱尔兰麦勒普洛剧团的作品《LOVE+》则探讨了人与人工智能的关系;多媒体动画《我要飞,去月球》以科技手段带领孩子认识死亡;《蛙人》是英国探·向剧团呈现的一部VR现场体验性作品。

  • 《首届中国相声小品大赛》启动

        本报讯(记者 徐颢哲)昨日,由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主办的《首届中国相声小品大赛》正式在京启动,姜昆、冯巩、蔡明、方芳等喜剧老将倾情加盟。

        有曾经举办过七届的《全国相声电视大赛》和举办过九届的《全国小品电视大赛》珠玉在前,此次《首届中国相声小品大赛》的启动备受关注,不仅比赛形式创新力度大,参赛作品题材也十分丰富。在赛制上,大赛创新采用了主赛加辅赛的方式,主赛为作品赛,由参赛选手展示参赛作品;辅赛项目的考核方式则是根据“参赛小品作品”的主要情节和人物关系,进行开放式的延展表演,以此考核选手的基本功和应变能力。值得一提的是,本届大赛还尝试了更加“年轻态”的新玩法,将借助抖音最新推出的聚合话题功能,实现电视荧屏与手机小屏、传统媒体到新媒体的对接互动。

        大赛决赛将于10月2日至10月9日举行,分为8场播出。届时,将评出包括作品奖、演员奖、编剧奖、导演奖、团队奖在内的多个奖项。

  • 日本引进电影扎堆儿上映

        本报讯(记者 袁云儿)本周五有两部日本真人电影将登陆国内银幕,一部是主打校园纯爱题材的《念念手纪》,另一部是奇幻爱情片《镰仓物语》。今年是日本引进片的大年,余下来的三个多月时间里,可能还有4部日本电影上映。

        《念念手纪》根据住野夜的畅销小说《我想吃掉你的胰脏》改编,片中,高中男生志贺春树偶然间捡到了同学山内樱良的日记,发现了她身患胰脏绝症的秘密,性格天差地别的两人因此走近。

        《镰仓物语》被称为日本版“寻梦环游记”,由堺雅人挑大梁担任男主角,他在片中饰演一位跟妻子定居镰仓的作家一色正和。片中的古都镰仓是一个充满奇幻色彩的世界,这里不仅住着人类,还有幽灵、妖精、魔怪、死神等。为营救被妖怪带走的妻子,一色正和甚至奋不顾身闯进黄泉。

        今年是日本引进电影的大年,仅上半年就有《浪矢·解忧杂货店》《恋爱回旋》等多部日本电影上映,其中真人电影的比例在近十年来都算得上最高。在未来的三个多月里,还会有爱情片《跨越8年的新娘》、动画片《朝花夕誓》、小栗旬主演的喜剧电影《银魂2》等上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