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夯实大国复兴的家庭之基

        张砥

        家国一体、家国同构,在家尽孝、为国尽忠,是中华民族的传统,也是家国情怀的根基。春节的意义,不仅在于亲人的团圆,更在于家国的体认。

        “乡愁梦萦,灯火可亲”。新春佳节,团圆是永恒主题,家庭是最强“地心引力”。旅途再遥远,也难以抵挡如箭的归心。鸡蛋论筐、果菜论箱,返程路上,承载着浓浓爱意的“爸妈牌”土特产,掀起了一轮又一轮“后备厢摄影大赛”……一个个饱蘸亲情的春节故事,承载着“家”的真谛,亦书写下当代国人对家庭的重视,对建设好家庭的热忱。

        家,在中国人的精神谱系里,有着特殊的价值。“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举凡识书认字之人,莫不熟稔这些词,其中蕴藏的人生逻辑,影响中国两千年。从个人到国家,从正心诚意修身到治国平天下,一个不容忽略、不可越过的环节就是“家”。所谓“一室之不治,何家国天下之为”,由己而家,由家而国,家是一个人步入社会的起点和前提。孝老爱亲、相敬如宾、兄友弟恭、妯娌和谐、克勤克俭、忠厚传家,这些发轫于家庭的传统美德,铭记在中国人的心灵中,融化在中国人的血脉里。从这个意义上说,春节的意义,不仅在于亲人的团圆,更在于家国的体认。

        家国一体、家国同构,在家尽孝、为国尽忠,是中华民族的传统,也是家国情怀的根基。千百年来,中华民族之所以历经磨难而不衰、饱尝艰辛而不屈;近代以来,实现民族复兴之所以成为中华民族最伟大的梦想,很大程度就在于那根植于民族文化血脉的家国体认与朴素情怀。英雄母亲邓玉芬,先后把丈夫和5个孩子送上前线,叮嘱儿子“记住,咱们是中国人,到死也不能忘了祖宗”;两弹元勋邓稼先,奔赴罗布泊前告诉妻子“以后家里的事不能管了,我的生命就献给未来的工作了”,这一去就是28年;核潜艇之父黄旭华,隐姓埋名30年未进家门,老母亲意外得知儿子事情后流泪对全家人说“三哥的事情,大家要谅解”……“家”是“国”的基础,“国”是“家”的延伸,在中华民族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中,我们能够看到太多“国计已推肝胆许”的奉献、“舍小家为大家”的付出。而事实上,也正是因为有深厚的家庭教育和良好的家风传承打底,很多人在系上“人生第一粒扣子”时,就涵养起了“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忠诚执着,从而义无反顾地投身于民族复兴的洪流当中。

        “家庭和睦则社会安定,家庭幸福则社会祥和,家庭文明则社会文明。”把家庭建设摆到更加突出的位置,是时代的使命,亦是你我的职责。需要看到,在奔涌向前的城镇化浪潮中,传统家庭结构发生着剧烈变化,家的概念和形态已与当年大为不同,“三口之家”的核心家庭成为主流,传统家族式“大家庭”愈发分散,“留守”与“流动”成为描述家庭的关键词。社会结构的变迁,深刻影响着传统伦理支撑的家庭关系,老人赡养、子女教育、婚姻稳定等问题凸显,小时代、小确幸等价值观念盛行。我们固然无需再回到“从前慢”的时代,但也不能丢失情感的涵养、文化的传承、价值的赓续。如何在新的时代场景之中,找到家庭建设的基点,让向上向善的力量在亲情中凝聚,让家国情怀扎根人们的心灵、滋润人们的精神,不仅关乎中国传统文化的延续,更关乎家庭幸福、国家发展、民族复兴的未来。

        在习近平总书记的办公室里,几张不同年代的温馨家庭生活照,被放置在醒目的位置:他用轮椅推着年事已高的父亲,他牵着母亲的手在散步,他同夫人彭丽媛合影,他骑自行车载着年幼的女儿玩耍……孝敬父母、关爱妻儿,虽然工作繁忙,不能常陪家人左右,但他始终未忘这样的责任。重视家庭,传承家风,给现代中国注入更多温暖的价值,让真情大义像春风一样吹遍神州大地,我们的伟大事业一定会更加朝气蓬勃。

  • 发展破解了春运这个“老大难”

        鲍南

        为期40天的春运已经过半,全国各地的人们已开始陆续返回自己工作的城市。再度暴增的返程客流,让高速、车站和机场始终保持着高位运行。但无论是现实观感,还是统计数据,全国交通情况都保持着平稳顺畅,无论以什么方式出行的赶路人,都安安稳稳地到达了目的地。

        从容有序,是很多人对当下春运的突出感受。根据交通部门预计,今年春运全国旅客发送量将达到29.9亿人次,其中铁路、民航的客运量均创历史新高。尽管归乡探亲潮汹涌依旧,但实际春运中,曾经让无数乘客记忆深刻的“买票难”、“车厢挤”已经得到极大缓解,舒适的旅途让人一到家就能欢度团圆时光。还有许多年轻人“创新”方式尽孝,接亲人进城团圆,今年“反向春运”的人数较去年翻了一番,便利交通让“旅游过年”愈发成为某种新民俗。春运依然是人山人海,但如今却多了分井井有条、享受生活的气质。

        从背着马扎赶火车到自驾跑高速,从晃晃悠悠的绿皮车到风驰电掣的复兴号,交通基础设施的大发展给了每个人从容出行的底气。回首早年的春运,全国上下颇有“如临大敌”之感,调动所有资源投入到这场“战役”中。但即便各级政府全力统筹,工作人员无休坚守,运力的不足还是让春运在很多年里成为中国社会的一个“老大难”问题。而现在,仅一天就有4700多列客运列车奔驰在13.1万公里的铁路上;7天假期中有11.1万班飞机往返于235个运输机场之间……坚持不懈的基建投入,让运力呈现几何倍数增长。手指轻点APP就可以取代寒夜排队买票,高铁“外卖”让旅客不用背着干粮挤火车,高速免费、空铁联运、候补购票、刷脸进站等创新,全方位破解了春运之难,也切切实实地提高了中国人的幸福感获得感。

        事实说明,发展中的问题,终究要通过进一步发展来解决,春运如是,人口、资源、环境、效率和公平等社会问题亦如是。人民要提升生活质量,民族要实现复兴,发展是第一要务。但发展不是一帆风顺的,总会遇到新问题和新挑战,这不是放弃发展的借口,而是进一步发展的契机。春运鲜活的案例表明,当基础设施建设发展达到一定程度,量变就会产生质变,不仅供需矛盾得以缓解,老大难的插队抢票等不文明行为也大幅下降,社会秩序、人们心态也发生了变化。从春运里可以看见一个发展中的中国,如今社会利益深刻调整,社会矛盾更加突出,我们更需要坚定不移地打好基础,咬定高质量发展不动摇。

        返程客流运载着追梦人去向奋斗的地方,国家发展扎实的步伐也蕴藏其中。每个人追求的小梦想构成源源不断的发展动力,持续不断的发展进程帮助每个人抵达梦想的彼岸。握紧“发展”这个法宝,中国的前行道路必将越走越宽广。

  • 《流浪地球》再好 也要经得起批评

        胡宇齐

        春节档落幕,《流浪地球》成为当之无愧的“C位”影片。然而,伴随其不断攀升的票房,舆论场渐成撕裂之势:有人力挺其“开启中国科幻电影元年”,有人吐槽质疑其“科学设定不合理”,还有人认为其承载了集体主义、家国情怀,称批评《流浪地球》便是“不爱国”……纷纷扰扰中,各方争论似乎正离影片本身越来越远。

        平心而论,四年磨一剑的《流浪地球》确实可圈可点。虽然同样是世界末日的情境设置,但影片给出的则是一个充满情怀的“中国式方案”:带着地球去流浪。“末日”来临前的北京、被冰川覆盖的上海、地下城中的年味等无不实现了恢弘科幻场景的本土化。事实上,在故事节奏、视听特效、价值观呈现等各方面,该片皆远在科幻电影的及格线之上,对于中国科幻电影而言堪称惊喜。许多观众感慨,“终于不再是美国人在救地球”;就连外媒也给出好评,“中国电影人开始有信心挑战被好莱坞垄断多年的科幻片了。”

        好作品当然值得鼓励与点赞,但这绝不代表不能被批评。任何一部作品都需要面对“横看成岭侧成峰”的多维评价,有人愿意择其优点而挺之,便会有人着眼短处而批之。《流浪地球》引发广泛争议的一点在于,科学逻辑不够严密,对此就连原著作者也坦然承认。如若非要忽略欠缺之处,对批评之声充耳不闻甚至闻过辄跳,那恐怕刚刚标志开端的《流浪地球》,就要成为中国科幻片的终结篇了。理性公允的批评对于作品裨益良多,无论是捧是批,动辄上纲上线,以各种大帽子曲解作品原意,为之附着过多额外价值,只会让舆论不断跑偏。

        拒绝所有反对意见,便如同暗夜驾车,未知所终。听得进赞美,也容得下批评,才有真进步。包括作品的粉丝拥趸们,也应该对中肯不中肯的批评都有一种理性包容的态度,而不应该护长护短,不容一句差评。诸如此类,一时看来是压制了骂声、“赢得”了掌声,实则是拒绝了进步的空间。当然话说回来,网络降低了批评的门槛,在观众们“灌溉佳花”“剪除恶草”的过程中,标签化、扣帽子者有之,情绪化、偏激化者亦有之。正因此,在呼唤批评自由的同时,尤须强调批评理性。

        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某种程度上,理性公允的批评之声所起的作用丝毫不亚于赞美,严苛一些也并无不可。在这众声喧哗的时代,期待全社会构建起良性的评论共识、批评伦理,孕育出更多精彩的“流浪地球”。

  • 莫让线上培训成减负盲区

        “地球不爆炸,我们不放假;宇宙不重启,我们不休息”——这是网友们热衷引用的调侃之语,不过放在一些孩子身上却让人多了几分心疼。据报道,寒假期间,各种线上课程异常火爆,很多学生就连大年初一都不能休息。

        俗语道,“大人盼种田,小孩盼过年”。可这样的“补课年”,让很多孩子少了盼头。一段时间以来,社会各方持续呼吁为学生减负,在主管部门持续治理下,课外辅导班纷纷停办,减负效果初显。只是没想到,这线下补习刚有所收敛,线上课程又大有蔓延之势。

        相较于传统课外补习,线上课程更易成为减负盲区。因为其时间灵活、场地不限,教学的进度、强度等都很难具体量化。比如“提前学”“超纲学”,有些软件声称紧扣教材本身,但基本上都会“打出一些富余量”;再如学习时间,一些系统24小时开放,即便晚上十一二点都可以反复学习。而且,这些软件还成了一些人的擦边球,教育部明确规定,小学一二年级不能留书面作业,但引入在线软件增加功课,就完美绕开了这一限制。

        规范好线上教育培训,是当下学生减负必须正视的课题。去年11月,教育部专门出台规定,要求线上教育的监管程度参照线下标准执行。但线上线下毕竟有别,仅靠“内容备案”“信息公示”等传统方法远远不够,拿出更多有针对性的、可操作的举措,同样是当务之急。《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当中,就明确规定学生使用电子产品学习30-40分钟后应休息。诸如此类固定的、可量化的标准,对于线上教育的约束强度更大。

        当然,各类培训班如地鼠般冒头,“严打”仅仅是第一步。一些家长坦言,自己对课外班的心情复杂:既希望有关部门管管乱象,又担心孩子因此更没机会获得优质教育资源;既不想被折腾得人仰马翻,又担心不随大流孩子跟不上。“当一个班的孩子大多数都去补习班,你怎么敢做‘异类’,让自己的孩子独享‘快乐’?”从这个意义上说,为孩子“减负”,整治培训班只是开始,如何提升并分配好教育资源,缓解家长焦虑,方是根本。

        汤华臻/撰文  琚理/漫画  

  • 美国“最强工业计划”背后的焦虑

        李庆四

        日前,白宫网站发布了一份未来工业发展规划,其中详细聚焦了人工智能、先进制造业、量子信息科学和5G这四项关键技术。随后,特朗普进一步就此提出三项措施,要求确保美国能够主宰未来工业,能够推动美国繁荣和保护国家安全。

        过去几十年,美国在新兴技术方面一直处于领先地位,如今随着广大新兴经济体的迅速崛起,其对核心技术的传统垄断优势正在削减。无形的焦虑感和紧迫感,恐怕也是特朗普大呼“这不是一个选项”的原因之所在。二战以来,美国几乎搜罗和集中了来自世界各地的科技人才,政府和社会各界的大力投入及技术研发转化为生产力的高效率,既为美国各方面带来了可观经济收益,也为美国领跑世界科技、牢牢占据科技竞争制高点奠定了坚实基础。其创新研发生态系统,仍然是全球未来几代人羡慕的对象。从这个意义上说,美国的确为人类科技进步做出了重大贡献,同时也获得了巨大利益,高通收取的高额专利费就是突出一例。

        深谙于掌握核心技术的价值所在,就不难理解特朗普在这个节骨眼上提出“最强工业计划”的战略和策略考量。危机意识是显而易见的,此外还有两重因素需要正视。一是上述四个领域都蕴含引领未来工业发展的关键技术,一旦失去先机,必将步步被动。二是有关技术并非单纯的民用技术,特别是人工智能,在特朗普许多重要战略规划文件中都被列为优先事项,比如《国家安全战略》和2020年研发预算,可谓事关国家安全的重中之重。在科技迅猛发展的今天,大国竞争的成败越来越系于核心技术,对此最有发言权的美国,更不会甘于人后。

        事实上,当前世界上的主要经济体,都在现代化制造业上大做文章。几乎与美国的工业计划同步,德国日前也拿出了自己的《国家工业战略2030》。早在两年多前,不甘寂寞的俄罗斯就召开了“俄罗斯工业4.0:超前发展”会议。可以说,新一轮世界博弈将围绕“工业4.0革命”展开,届时世界经济和政治版图很可能因此发生深刻变革。按照德国给出的标准,工业4.0乃是指利用物联信息系统,将生产中的供应、制造、销售信息数据化、智能化,最后达到快速、有效、个人化的产品供应。如此重大的科技革命,自然受到世界特别是大国的关注,而且从俄罗斯到德国再到美国,一个共同的特征就是政府的强力推动。

        当口口声声“捍卫”市场经济地位的西方国家不惜重金砸向高科技,其实恰恰反映出当今世界竞争的走向和趋势,那就是核心技术的竞争。谁掌握了核心技术,谁就掌握了标准的制定权,谁就能在未来竞争中处于主动,居于食物链的顶端,由此衍生的经济效益,用脚指头都能算出来。长期以来,由于美日欧基本垄断了世界技术和标准,对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颐指气使,教训可谓刻骨铭心。无论欧洲对港珠澳大桥沉管技术的狮子大张口,还是美国对中兴和华为的技术封锁,都血淋淋地揭示了技术卡脖子的残酷现实。

        特朗普此番推出未来工业发展规划,就像当年对曼哈顿原子弹工程和阿波罗登月计划一样,必将由政府来承担。自己干得理直气壮,又何必打着维护市场经济规则、反对政府干预或补贴的幌子指责别人呢?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 来自“不劳而获”试验的警示

        王鹏

        在以高福利闻名世界的北欧国家芬兰,当地政府用两年时间做了一场“不劳而获”试验,结局发人深省。据英国《卫报》8日报道,两年前,芬兰社会保险局随机挑选了2000名25-58岁的未就业人口,每月发放560欧元,目的是观察在保障一定收入的前提下,能否激励失业者主动找工作,但初步结果相当“打脸”。目前,芬兰政府已决定对拒绝工作的人进行福利削减。

        其实,这个看似古怪、离奇,甚至有一点“不着调”的试验,在经济学家看来,无非是重复他们早已证实过的基本经济学原理罢了。英国著名经济学家阿瑟·塞西尔·庇古很早就提出过一个叫做“自愿失业”的概念。它与“非自愿失业”相对,指工人由于不接受现行的工资或比现行工资稍低的工资而出现的失业现象。此外,萨克里顿也对“自愿失业”给出定义:如果自愿失业者宁愿选择不工作也不愿参加他们能获得的可胜任的工作,那是因为工资或其他工作条件同不工作的选择相比,缺乏吸引力。

        在此后的经济学研究与社会政策实践中,更多智库、学者都观察到,无任何限制性条件的政府补贴、救济,对于失业人员的再就业动机而言,起到的是负面的干预变量作用。但为什么这样一种脱离国民经济发展实际情况的“过度失业保障”,却成为一些国家摆脱不掉的公共政策,甚至成为某种“福利包袱”?对此,有学者在观察西方国家内部党争时曾一针见血地指出,在那样一个竞争性选举体制下,为了赢得选票,左派政党永远是理直气壮地主张“高福利”,但对于这背后的代价——高税收却避而不谈;同理,右派在高悬“减税收”的胡萝卜时说得天花乱坠,但绝不会告诉你他们要大幅裁减国民福利。于是,左右两派轮番上台执政,就会造成某种非预期后果:为讨好选民,“低税收+高福利”的恶性螺旋造成财政的枯竭和国家能力无可逆转的损毁。

        从国际比较的角度观察,不同的国家,如果都陷入上述“过度保障”的陷阱,但有可能仍有不同的经济表现,即有的国家迅速濒临破产,有的国家却还能勉力维持。这其中的一大变量,就是国内经济基础与国际政治经济地位不同。即,弱国在国际体系结构中的位置,决定了它们只能以恳求援助的方式转嫁国内危机。譬如希腊在经济危机之后,先是在欧盟系统内苦苦央告,随后待叙利亚难民危机骤起,则转而以“滥发签证、转嫁危机”相威胁,逼着欧盟伸出援手。而强国,尤其是同时掌握世界货币金融体系和顶尖军事力量的超级大国,则往往通过剥削边缘国家、向全世界征收“铸币税”来实现以邻为壑式的自我救赎。至于人口稀少、资源丰富的北欧诸国,原本被当做高福利、良秩序、高幸福感的代表接受全世界“膜拜”,而今这一神话却被“不劳而获”试验狠狠戳破。

        今天的中国,既非衣食无着的弱国,也绝非世界体系的霸主。我们在借鉴西方国家治理经验不断提升人民社会保障和福利待遇的同时,也需要对可能过犹不及的负面后果有所警惕。立足本国国情,博采众家之长,方能建构可持续、符合国家长远利益的社会保障与福利体系。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