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宋丹丹给年轻人一嘴一嘴喂“窝头”

        本报记者 牛春梅

        昨天是北京人艺成立67周年的日子,在首都剧场四楼人艺实验剧场上演了一场“传承”大戏,三代人艺演员是这场戏的主角。《窝头会馆》剧本朗读邀来宋丹丹为年轻演员指导,而老艺术家蓝天野则赶来为宋丹丹助阵。

        宋丹丹1981年考上北京人艺学员班,“那时高考很难,我又正在初恋没顾上复习,根本考不上大学,当时要么考上人艺,要么我就得去卖酱油,可以说人艺就是我的救命稻草。”那时候的她没看过一场话剧,就是因为大院里的人跟她说北京人艺招生,不考唱只要说话就行,她觉得自己说话最在行就报考了。

        “现在想想,就是从知道自己考上人艺的那一天开始,我变成了另一个人,北京人艺改变了我的一生。”宋丹丹说着说着就红了眼圈,“北京人艺对我而言,不是首都剧场,而是发掘培养我的那些人,是于是之,是蓝天野,是苏民老师……如今,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不在了,我常会感觉我的北京人艺也快没有了!”

        学员班的那些日子,对于宋丹丹弥足珍贵,整整38年了,她还记得当时考官们是如何把她逼哭的。坐在宋丹丹身边的蓝天野,是当年的考官之一,也正是逼哭她的人。蓝天野说,当时考试大家都看好宋丹丹,因为她很聪明,在三试时他还专门给她多加了一些考试内容,想看看她的反应,“虽然是为难了她,但也是为她好。”

        当年受委屈的小姑娘,被于是之称为“小黄毛”的她,明年就要退休了。她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年轻人,人艺最珍贵的就是对人才的珍惜,最好的传统就是对知识的崇拜,只要是有才能的人,在这里都会得到重视,得到大家的爱。“我这一生犯过很多错,也有很多缺点,但是在人艺,他们一直像对待孩子一样对待我,让我一直能够葆有孩子的纯真。做演员只有一生都像孩子一样纯真,才能成为一个好艺术家。”

        她还提醒年轻人,要会学习欣赏好东西,“当你学会赞美才能,赞美聪明的人,赞美好的作品,这些东西就会转到你的身上。”

        仅仅是这样一番话,也许还不足以显示出宋丹丹对剧院后辈的拳拳之心,在随后的剧本朗读环节,她一句一句地给年轻人讲解、示范,就像是一个充满爱心的妈妈,耐心地一嘴一嘴地喂孩子,生怕他们吃得快了消化不了。

        开场演员的旁白,只是剧本前面的一些胡同介绍,在真正的演出中并不会被念出来。但她提醒年轻演员,不能毫无节奏地念出来,“你得知道你要告诉观众什么,把气沉下来,就像说话,而不是像朗诵那样。”

        宋丹丹在《窝头会馆》里饰演的角色叫田翠兰,当年轻演员念了一段田翠兰喊孩子的台词后,被宋丹丹叫停。她给他们讲自己小时候的北京,那时人们没有手机,没有微信,稍远距离的沟通全都靠喊,借此启发年轻人这段戏应该怎么演。

        大家都觉得宋丹丹演的田翠兰好看、形象,但听到她的讲解才明白其中的原因。她说,剧作家每一句话都是有含义的,“刘恒写这个剧本,光人物小传就写了二十多万字,人物所有的词儿,每一个字都是深思熟虑写出来的,都是有用的,所以每句话都不能随便秃噜过去。”

        “演戏就是说话,人们靠说话了解你,台词和表演不能分开,所以你们演戏的时候要真的像人说话一样,每句话都要带有人物的内心。”她示范着田翠兰几句很家常的唠叨,为年轻人剖解其中所包含的对孩子满腔的爱。原本平淡无奇的几句话,在她的演绎下则有了丰富的含义,田翠兰这个人物也显得饱满而立体。

        平时大家都习惯了宋丹丹嘻嘻哈哈的样子,可她说起表演来还真是个好老师。虽然现场的年轻人大多数她都不太熟悉,甚至从没有见过,可是依然把几十年舞台上摸爬滚打积累出的经验,毫无保留地倾囊相授,让人都舍不得漏听一句话。

  • 国产剧太假的毛病该好好治了!

        本报记者 李夏至

        为期五天的第25届上海国际电影电视节正在进行中。作为一年一度国内乃至亚洲地区最重要的国际电视交流平台,上海电视节是了解行业动态,把握业界动态的最佳窗口。今天,以“时代的脉搏·现实的镜像”为主题的白玉兰电视论坛上,来自国内电视剧一线的从业者们,围绕现实题材的创作展开了一场颇有深度的交流。

        参与这场论坛交流的嘉宾有电视剧《因法之名》的编剧赵冬苓,以京味儿题材闻名的导演刘家成,最近刷屏的电视剧《破冰行动》的导演傅东育和演员王劲松,以及备受业内推崇的正午阳光总裁侯鸿亮。自影视界提出“小题材大情怀正能量”倡议以来,国内电视市场出现了一批现实主义题材作品,但这些创作的整体水平未尽人意,好作品还是太少。

        侯鸿亮就指出,中国电视剧发展多年,但要说以“真实”为标准,目前还不合格。他提到去年正午阳光的《大江大河》,在拍摄前其实找方向找了很久。《大江大河》真切还原了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历史变革,在国内的同类题材创作中都属于特例。侯鸿亮要求编剧在写戏时要严格按照事实去还原,“原著本身对于尊重历史事实已经做得很好,这部分我们就保留不改,对于原著没有涉及的,我们会让编剧去采访,拿到真实的情况再写戏,决不能凭空瞎编。”

        编剧赵冬苓擅长以现实题材,她提到国内目前的影视市场常常过于重视戏剧冲突,重视市场效益,而忽略故事本身因事实而自带的力量。由她执笔的跨国经侦题材剧《猎狐》,在最初交给剧方后,得到了一大堆的修改意见,赵冬苓说,“整个故事从头到尾都是正派与反派的对决,缺乏中间地带的缓冲,不符合人性,我说这不叫《猎狐》,而叫《狐狸养成记》。”她坚持不做改动,而任由剧方将剧本拿到市场上找人改编,但过了两年剧方还是绕回来要求其重新执笔。

        “大多数现实剧里的人物,观众为什么觉得假,就是因为依然陷在过去的套路中。正面人物就是绝对的高大全,正反对立,黑白分明。”赵冬苓认为,这种人物的塑造显然违背了真实原则,从人物上就开始“失真”,最后导致剧集整体看上去很假。

        演员王劲松因为在《破冰行动》中出色扮演了大反派林耀东而被观众熟知,谈到国产剧失真时尤为激动。在他看来,电视剧的拍摄本身是集体创作,如果需要达到真实感,演员必须在相对真切的置景、服化道和拍摄环境中完成。剧本本身是否贴近真实,人物的设定是不是虚构的,都会直接影响真实感的塑造。他特别提出,国产古装剧拍了这么多年,仅倒茶这个动作就没有人真的去严格探究,“什么时候才有的茶叶,倒茶这件事在这部剧的历史时代里可能发生吗?”他直言演员的功课必须做在前面,假如在一个唐宋时期的剧中,现场道具出现了青花瓷的花瓶,演员看到了应该意识到这是史实差错,“你自己到底愿不愿意接受这个道具,就是你作为演员要承担的责任,因为剧播出去这个花瓶的错误你是知道的。”

        刘家成导演也提出,如今的影视剧创作者常常是拍剧才去体验生活,“说到底是把自己架得太高,不要老说体察民情,谁是民,我们自己就是民。”在他看来,创作者只有放低姿态,跟上时代的脚步,把准时代的脉搏,关注老百姓的心声,才能做出真正符合现实生活、为观众喜闻乐见的作品。(本报上海12日电)  

  • 京津冀五剧院联合打开艺术之门

        本报讯(记者 韩轩)暑假即将来临,一年一度的“打开艺术之门-暑期艺术节”如约而至。6月12日,中山公园音乐堂宣布,7月5日至8月31日,超过70场演出、11个艺术夏令营和12场讲座将与北京观众见面。此外,音乐堂首次与天津大剧院、保定关汉卿大剧院等保利院线京津冀区域五家剧院联合,让公益艺术活动辐射京津冀。

        “打开艺术之门-暑期艺术节”由北京市文旅局主办、北京市委宣传部全力支持,北京保利紫禁城剧院管理有限公司承办。中山公园音乐堂是“打开艺术之门”公益艺术节的发起者,今年北京交响乐团、中央芭蕾舞团等在京国家级优秀院团,知名指挥家谭利华、许忠、夏小汤、杨力,琵琶演奏家吴玉霞、章红艳,二胡演奏家宋飞等名家名团将亮相艺术节,带来交响乐、民乐、儿童剧、京剧、评剧、昆曲、梆子、舞蹈、合唱、杂技等多门类演出。

        夏令营也是打开艺术之门中深受孩子和家长喜爱的环节,今年音乐堂共推出京剧、打击乐、歌唱等11个夏令营。全新推出的胡琴艺术周,不仅有面向零基础琴童的互动夏令营,还有针对专业胡琴学习者的研修班。同时,指挥家谭利华、《哈里·波特》中文版译者马爱农、吉他演奏家王震等将举办12场名家讲堂。

        随着京津冀一体化的发展,今年的打开艺术之门也将京津冀联动起来。今年,保利院线京津冀区域五家剧院——北京中山公园音乐堂、天津大剧院、保定关汉卿大剧院、衡水保利大剧院、唐山大剧院,会在两个月时间内推出超百场低价公益演出,共16个艺术夏令营和16个公益讲堂。

        保利院线“京津冀区域事业部”总经理徐坚表示,今年的打开艺术之门在节目编排上会体现京津冀协同发展的特色。在北京的中央芭蕾舞团、中国杂技团等名团,此次通过保利院线“京津冀”区域平台,向天津大剧院、保定关汉卿大剧院、衡水保利大剧院、唐山大剧院等京津冀地区剧院输送演出共计35场,把首都的文化资源辐射出去。此前在北京反响火爆的“打开艺术之门”京剧夏令营、打击乐夏令营今年也分别在衡水、保定、天津、唐山的剧院举行。同时,京津冀地区的非遗展示活动将在艺术节的开幕式当晚呈现。

  • 第25届上海电视节评委集体亮相

        本报上海12日电(记者 李夏至)今日,第25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评委集体亮相,被广泛关注的白玉兰奖电视剧单元评委会主席,由著名导演高希希担任。

        白玉兰奖电视剧类别中国电视剧单元评委,由编剧陈彤,演员黄志忠、马伊琍,导演张永新担任;海外电视剧单元评委由美国制作人、编剧扎克·施坦茨和葡萄牙制作人、导演莱昂内尔·维埃拉担任。美国制片人马克·爱德华将任白玉兰奖纪录片评委会主席,中国导演傅红星和日本制片人、导演小谷亮太担任评委。美国制作人、资深动画咨询师霍文东将任白玉兰奖动画片评委会主席,日本制作人盐田周三和中国动画导演刘阔任动画片评委。

        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是国内最早设立的国际性电视评奖活动。经过多轮角逐,本届白玉兰奖共入围62部作品,包括17部中国电视剧、10部海外电视剧、10部纪录片、10部动画片和15部综艺节目。这些入围作品将共同角逐电视剧、纪录片、动画片、综艺四大类别的17个专业奖项。

        据了解,本届上海电视节共收到近千部中外作品报名,数量较往年有较大增长。其中,《创业时代》《大江大河》《都挺好》《归去来》等10部剧入围最佳中国电视剧。高希希表示,这些作品无一例外都切中观众对于梦想、美好、奋斗的精神渴求,反映了个人命运与时代思潮的交相辉映,具有独特的时代美学价值。这些作品利用了先进的制作技术,加入了更广泛的话语维度,拥有更加开放的创作空间和国际视野。

        海外电视剧单元评委、美国制片人扎克·施坦茨认为,优秀电视剧的评判标准包含了技术水平、讲述方法以及与观众的情感连接等。“首先,就是技术方面要高水平。其次就是要有新鲜度,比如我们讲的是一个熟悉的话题,但是讲述方法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第三是情感连接,也就是说我自己没有办法不看你的下一集,电视剧对我来讲就是如此,总是想要知道下一集讲的是什么。”

        作为上海电视节最受关注的板块,白玉兰奖将于6月14日晚揭晓。

  • 江觉迟藏区支教经历写成小说

        本报讯(记者 路艳霞)6月11日,藏区支教扶贫小说《雪莲花》出版座谈会在中国出版集团公司举行。安徽桐城姑娘江觉迟2005年带着全部个人积蓄,只身来到横断山脉的藏区支教15年,她的故事和文字感动了大家。

        在藏区的15年,江觉迟创办草原孤儿学校,为草原孤儿、贫困孩子、失学儿童带来上学的希望。15年的经历,汇集成自传体小说《雪莲花》。小说中,主人公梅朵从内地来到藏区支教帮扶。在平均海拔四千米,没有电视、网络、手机信号,生存环境极为艰苦的深山草原,她一边办学一边配合当地扶贫干部脱贫攻坚,先后参与了当地政府开展的文化扶贫、教育扶贫、产业扶贫等脱贫工作。小说以“梅朵参与扶贫”为情节主线,串起了一个个“沾泥土、带露水”的扶贫故事,塑造了一批带领藏区人民脱贫攻坚的扶贫干部形象,描绘出发生在高原藏区的一场波澜壮阔的脱贫攻坚战。江觉迟还以优美的文笔,描绘了川藏地区的风土人情,铺展出一幅鲜活生动的藏区生活图景。

        这不是简单地靠作家到贫困地区体验生活一段时间后写成的,而是作者扎根藏区支教帮扶15年的厚积薄发。与会专家认为,长期以来,表现藏区生活的作品多为历史题材和纪实题材,无论文学还是影视,能够反映藏区人民当下生活的文艺作品比较少见,像《雪莲花》这样以自传体长篇小说的形式,全景式地写活今天藏区人民的生活、理想、追求,写出新世纪以来藏区人民生活巨大改变的文学作品,具有填补空白的价值。

  • 濑田裕子吕思清亮相弦乐艺术节

        本报讯(记者 韩轩)隔年举办一次的中央音乐学院国际弦乐艺术节今年迎来了第二届,6月10日至16日,中央音乐学院在7天时间里将上演4场音乐会及194场相关活动,濑田裕子、吕思清、盛原等多位艺术家都将登台。

        本届国际弦乐艺术节将小提琴、中提琴、钢琴艺术指导与室内乐结合起来,邀请来自世界各地的多位著名演奏家、教育家,如维也纳音乐与艺术表演大学小提琴教授、国际大赛评委多拉·施瓦茨伯格,维也纳音乐与艺术表演大学小提琴教研室主任、克莱斯勒小提琴国际比赛组委会主席伊丽莎白等。这些专家不仅在世界知名学院中任教,还担任国际级比赛的评委,他们将举办大师班及讲座活动。

        音乐会方面,艺术节共上演四场不同风格的音乐会。6月14日,“琴弦上的思念”——纪念著名小提琴演奏家盛中国先生音乐会将在中央音乐学院琴房楼演奏厅上演,盛中国的夫人、钢琴家濑田裕子与著名小提琴家吕思清都将登台,演奏帕格尼尼《A大调奏鸣曲》。6月16日的闭幕式音乐会上,盛原、杨戈芳、林希映、谢楠等著名演奏家,将携手沈浩指挥的中国青少年交响乐团,演绎多首经典曲目及新作品。

  • 95岁天桥“活化石”金业勤再收徒

        本报讯(记者 牛春梅)“我在这儿呢!”伴着一声响亮的吆喝,95岁的杂技名宿金业勤被搀扶着走上舞台。不过,这次他不是演出,而是收徒。日前,在金业勤95岁的生日这一天,徒弟张兵的拜师仪式举行。

        金业勤先生是努尔哈赤第十五代嫡孙,少年时为谋生计投身杂技行业,在北京老天桥撂地糊口,艺名“小老黑”。新中国成立后,作为第一代杂技演员他为中国杂技赢得首枚国际金牌,并从国外引入滑稽表演,开行业风气之先。中年以后,金业勤又专心教学,为中国杂技界培养了一批又一批人才。活动现场摆放了大量图片、文字和实物,展现了金先生从艺82年的经历,也记录了中国杂技从旧到新,从国内走向国际的历程。如今,当年的老天桥艺人相继离世,金业勤被认为是老天桥的“活化石”。金业勤说,如今的杂技不仅是技艺的展示,而是在灯光、美术、特效的包装下,成为一种美的享受,“我这个天桥老艺人,由衷感谢国家和政府对杂技事业的支持和发展。”

        此次,金业勤开门收原中国杂技团优秀滑稽演员张兵为徒,将传授自己的独门绝技、创作心法和演艺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