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高空抛物涉及哪些法律责任

        路红红

        新闻链接

        近日,南京市某小区一名女子从25楼扔下外卖盒并拒绝承认,被警察拨打外卖订餐电话戳破谎言后只能乖乖写保证书,支付一楼住户的玻璃清洗及维修费,所幸的是,这次高空抛物没有造成人员伤亡。近年来,高空坠物致人伤亡事件屡见报端。但遗憾的是,严厉的惩处、高昂的赔偿并没有让有些人警醒。高空抛物被称为“悬在城市上空的痛”,这个威胁“头顶安全”的问题涉及哪些民事或刑事责任呢?

        1 高空抛物致人伤亡或构成故意杀人罪

        通过粗略统计发现,高空坠物的来源主要有三个:一是建筑物外部结构,如墙体、窗户及广告牌、灯箱等脱落;二是高层居民丢弃的生活垃圾;三是阳台放置的花盆杂物、晾晒的衣物等。可能有人会认为,一个餐盒、一根香蕉皮、一个螺丝钉能有多大的威力?殊不知,高空坠物的危害程度惊人。根据专业实验测算,一枚重30克的鸡蛋从18楼抛下,能砸破人的头骨;而从25楼抛下,冲击力足以致人死亡。

        我国侵权责任法第八十五条规定:“建筑物、构筑物或者其他设施及其搁置物、悬挂物发生脱落、坠落造成他人损害,所有人、管理人或者使用人不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所有人、管理人或者使用人赔偿后,有其他责任人的,有权向其他责任人追偿。”第八十七条同时规定:“从建筑物中抛掷物品或者从建筑物上坠落的物品造成他人损害,难以确定具体侵权人的,除能够证明自己不是侵权人的外,由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给予补偿。”

        从上述规定可以看出,我国法律对高空抛掷物、坠落物引起的侵权损害赔偿问题适用举证责任倒置原则,即坠落物的所有人、管理人等在不能证明自己无过错、不是侵权人的情况下,就视为侵权主体,应当承担赔偿责任。而在无法确定具体的加害人时,被侵权人只要证明自己是被建筑物上的抛掷物、坠落物伤害的,就可以获得不能排除加害嫌疑的建筑物使用人的连带补偿。

        此外,我国刑法还规定,高空抛物、高空坠物造成他人人身伤害或者重大财产损失的,将可能构成过失致人重伤罪、过失致人死亡罪、故意杀人罪或者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等罪名,构成以上犯罪的,依法应当承担刑事责任。济南某小区“高空坠落三把刀”案的犯罪嫌疑人,其行为已经严重危及他人人身安全,涉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被公安机关予以刑事拘留。

        2 责任主体该如何确定

        那么,如何确定坠落物的所有人、管理人或者使用人?各方当事人如何举证?

        第一,所有人或者管理人、使用人对其无过错承担举证责任。2018年北京市丰台区一小区吴某居住的房屋窗户玻璃坠落,导致田某和李某所有的小客车受损。为此,田某和李某支付车辆维修费8万余元,他们起诉至法院,要求吴某赔偿。吴某则以二人将涉案车辆停放在便道上,且墙上有“小心高空坠物,禁止人车停留”警示标语为由进行辩解,主张田某和李某对损害后果也有责任。法院最终认定,高空坠物致害的侵权责任由坠落物的所有人、管理人或使用人对其无过错承担举证责任。结合该案查明的事实,吴某作为涉案房屋的使用人,未尽到建筑物品的安全注意义务,以致该房屋窗户玻璃坠落致使田某和李某车辆受损,吴某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吴某未能提供证据证明自身对侵权行为的发生没有过错,因此判决吴某赔偿田某、李某合理必要的损失。

        第二,责任主体不能确定时,无法排除致害可能性的住户分担赔偿责任。2006年深圳市南山区的小学生钟某在放学回家路上,经过一栋住宅楼前时,恰好被一块从天而降的玻璃砸中头部,抢救无效死亡。警方经过入户调查、指纹比对等技术手段始终未能找出肇事者。钟某家属将该栋楼同一面的73户业主集体诉至法院,最终法院判决73户均对受害人家属进行一定的补偿。当然,如果发现了真正加害人,可以向真正的加害人进行追偿。目前,随着现代小区监控系统等技术手段的完善,“真凶”越发无处遁形,连带责任的情形也愈发少见。

        第三,物业公司基于合同约定承担相应致害责任。侵权责任法第八十五条规定的管理人是指对建筑物等设施及其搁置物、悬挂物负有管理、维护义务的人。尽管物业管理公司的名称中有“管理”二字,但其承担侵权责任的前提是与业主签订物业服务合同,通过合同约定赋予物业公司相应的管控、维修、保养义务。现代小区居民对于提升居住环境的需求不断加大,物业公司的服务范围有增无减,绝大多数的小区内的治安、卫生、建筑物管理与修缮都由物业公司承担。那么,基于合同明确约定,物业公司作为建筑物管理人对建筑物、构筑物或者其他设施及其搁置物、悬挂物进行管理,并承担相应责任。  但物业公司也不是必然的致害责任主体。2012年,原告葛某在某市一小区楼前空地玩耍,被楼顶坠落的瓦片砸伤,因无法锁定加害嫌疑人,葛某将该市教育局、周某等62人作为该栋楼的所有权人、使用人,将某物业公司作为管理人共同告上法庭。因该小区房屋属于该市教育局的“公房”,教育局对建筑物进行管理。因此,物业公司辩称,其与业主签订的物业服务合同中未涉及对建筑物、构筑物或者其他设施及其搁置物、悬挂物的管理服务内容。最后,在法院的主持下,原告与其他被告达成调解协议,物业公司并未在该案承担赔偿责任。

        3 高空坠物致害事件重在预防

        今年7月11日,北京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物业管理区域高空坠物安全防范工作的通知》,北京将开展为期一个月的集中专项治理,要求物业企业全面检查整改建筑外墙装饰和玻璃幕墙破损、外立面墙砖空鼓、户外广告牌(牌匾)锈蚀松动、建筑物悬挂物和搁置物松动等。

        小区物业或是商户管理方,应对高层楼房的隐患定期巡检排查,放置警示标识,发现问题及时修复,有效避免不必要的隐患。在小区安装监控,利用技术手段可防止举证困难。杭州某高层小区,由街道出资购置了47个“防高空抛物监控”,这些广角摄像头可以将整幢楼的窗户和阳台包入拍摄范围,为解决高空坠物举证问题提供了很好的借鉴。但需注意的是,这种摄像头的拍摄范围只能是建筑物外围,不得侵犯居民隐私。

        作为小区业主,要强化责任意识、安全意识,时刻认识到随意抛物不仅触犯道德底线,还有可能造成不可预测的危害甚至触犯法律底线,对自家的设施要定期排查安全隐患,比如墙皮、窗户、空调支架等是否牢固,如有松动应及时加固。此外,要留意自家阳台、窗台上,如花盆等容易被风吹掉的物品,避免因大风、暴雨等天气原因造成高空坠物。同时,提高警惕,注意高楼墙面装饰物、窗户玻璃碎片等坠落物和其他丢弃物,留意警示标识和安全围挡设施,雷雨天气尽量减少外出或户外活动。

        (作者单位: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法院)  

  • 遭遇机票购买“陷阱”如何维权

        付金

        张先生在某App购买机票出票后得知,值机已在出票前两分钟关闭。张先生要求客服全额退款遭到拒绝后诉至法院,法院判决App运营公司全额退票款890元,但张先生认为关闭值机仍出票属于消费欺诈,要求App运营公司三倍赔偿的主张未得到法院支持。那么,遭遇飞机票“陷阱”该如何维权?

        关键性信息不符

        可构成消费欺诈

        根据消法的规定,经营者提供商品或服务存在欺诈的,增加赔偿的金额为购买商品或服务价款的三倍。也就是说,消费者能否获得三倍赔偿,关键在于经营者是否存在欺诈行为,而判断方法关键在于经营者是否具有隐瞒真实情况的主观故意。换言之,经营者明知其所提供的服务内容与发布信息不相符,则构成欺诈。

        例如,人们在选择机票时,会综合考虑航班所属航空公司名称、飞机型号、出行时间、机票价格、托运行李服务、是否提供飞机餐等因素,再下单订票。如果实际提供的飞机运输服务内容中,涉及前述因素与公开售票信息不符,经营者则构成欺诈。如不提供免费托运行李服务或飞机餐,却不予以标注,消费者可主张三倍赔偿。上述足以影响乘机人选择订购航班的因素,均可视为评判是否构成消费欺诈的要素。尤其是廉价航空,消费者一定看清停靠机场、飞机餐、行李托运等服务信息,避免消费疏忽。

        技术缺陷

        不能成为“挡箭牌”

        根据判决书显示,张先生所选航班在19时10分值机关闭,而他在App上出票成功时间是19时12分。值机关闭信息为公开信息,App运营公司在出票时间设定上存在缺陷和漏洞,对其所提供可购航班已经关闭值机却仍可成功出票的情形并不明知,因此法院判决驳回了张先生要求三倍赔偿的主张。

        值得注意的是,很多经营住宿、机票、门票、餐饮等的App运营公司,作为网络服务提供专门主体,其理应具备相应的技术服务条件,系统漏洞或设计缺陷并不是万能的“挡箭牌”。如消费者多次投诉反映相同情况,运营公司仍存在关闭值机后出票的情况且未对服务系统进行升级完善,则可以推定其明知有缺陷而销售,存在欺诈的故意,消费者可主张增加三倍赔偿。

        违约赔偿

        不限于购票款

        张先生在App端付款成功,网络服务合同成立,出票成功则买卖合同生效。但是App所出机票过期无法使用,App运营公司构成根本违约,应当承担违约赔偿责任,民事赔偿范围包括机票钱款以及因出票错误所造成的其他损失。

        在张先生起诉App运营公司的一审诉讼请求中,除了要求返还购票款、三倍赔偿金以及承担诉讼费外,没有其他损害赔偿的诉讼主张。一方面是其在得知值机关闭后及时购买了其他航班抵达目的地,另一方面是其选择了互联网法院进行诉讼,一审和二审法院均采取了网上诉讼模式,从材料提交、质证到开庭都在互联网上进行,判决书亦采用电子送达方式,节约了大量的诉讼成本。

        但在类似案件中,消费者仍可结合自身情况,提出误工费、住宿费、交通费、材料费、律师代理费以及因航班信息错误,导致行程延误所带来的损失等经济赔偿。如果因App出票错误,导致乘机人上班迟到或者耽误就医,产生了住宿费、误工费或者检查费等实际损失,乘机人可向App运营公司主张赔偿。乘机人因诉讼往返各地取证或参加诉讼活动产生的交通费、误工费等损失也应由App运营公司承担。不过,如果乘机人因为出票错误延误行程,耽误了重要谈判,甚至错失了重要合作机会而造成的经济损失则可能无法获赔。这是因为此种经济损失具有不确定性,不是可预期的确定收益,因此,乘机人因出票错误延误重要商业活动所带来的经济损失,只能自行承担。

        (作者单位:北京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  

  • 为人父母请尽好幼儿监护责任

        韩雪

        广州市海珠区法院近日审理了一起三岁女童意外坠亡的民事案件,引起人们的关注。原本带女儿在楼下玩耍的妈妈有事离开后,独自一人的孩子跑到对面房屋,从二楼至三楼楼梯间的窗户意外坠楼后死亡。伤心的女童父母将事发房屋的屋主告上法院,要求对方赔偿抚慰金72万余元。法院经审理认为,事发时,孩子完全脱离监护人的监护范围,监护责任的缺失才是导致此次事故发生的根本原因,而房屋为被告人私有财产,对擅自进入的第三人不承担安全保障义务,因此法院最终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

        近年来,儿童坠落伤亡等意外事件频见报端,令人痛心疾首。除了一些公共设施存在安全隐患等原因之外,这些惨剧中不乏家长监护不力的因素。儿童天性好动,对危险认知十分有限,极易造成坠落等人身安全事故。

        然而,一些家长对安全隐患认知不足,总是怀有侥幸心理,疏忽大意,不经意间就将幼小的生命置于危险境地。家长对未成年子女的监护责任,不仅是出于血缘、情感而产生的自然行为,更是法律规定的责任。我国对于未成年人监护人的责任要求,在民法总则、未成年人保护法以及相关司法解释中都有规定:父母是未成年子女的监护人。监护人的职责是代理被监护人实施民事法律行为,保护被监护人的人身权利、财产权利以及其他合法权益等。监护人不履行监护职责或是侵害被监护人合法权益的,应当承担法律责任。

        由此可见,孩子并不是父母的私有财产,“国家是儿童的最高监护人”。一些国家的法律规定,12岁以下儿童必须时刻有人监护,让儿童“脱离监护”的监护人可能被追究法律责任。我国法律对虐待、剥削及暴力伤害儿童、造成严重后果的监护失职行为的处罚,都有明确的规定,但对于这些马虎大意、疏于监管的监护人的法律责任却没有明确规定。近年来,一些城市通过出台未成年人保护条例等形式“禁止儿童‘独留’‘独处’”。一些专家、代表委员等还提出将未成年人监护失职行为“入刑”的建议,这些做法都是为了通过法律的强制手段,让儿童的生命安全得到更有力的保护。

        虽然当前对于监护不力的父母是否应追究刑责还在争议阶段,但面对儿童意外伤害频发状况,全社会必须给予高度重视。首先,为人父母必须依法尽好监护职责,无论何时心里都要有安全这根弦,不让孩子脱离监管,或是随意交由他人监管,为他们创造一个安全的生活环境;其次,相关职能部门及社会公益机构应当加强对父母安全责任的教育,提高其履行监护责任的能力;最后,完善未成年人保护性立法、完善父母监护责任的相关规定,依法保护儿童权益,呵护其健康成长。

        (作者单位: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检察院)  

  • 用人单位可以不批准员工休病假吗?

        董和平

        案情回顾

        2017年2月28日,员工董某向公司申请在3月2日、3日休年假,但未予批准。3月5日,董某在OA系统上向公司申请休3月1日至31日期间的病假,并提交了医院于3月2日出具的诊断证明书照片,其中的诊断及建议为:焦虑抑郁状态,休一个月。公司以对这份诊断证明书存疑为由,未批准其病假申请。但董某从3月1日至6日上午均未出勤,于是公司以旷工为由与其解除劳动关系。董某不服诉诸法庭。法院经审理认为,虽然董某有未出勤状况,但他申请过休病假,且提交了医院的诊断证明。然而,公司在未进一步核实诊断证明真实性的情况下,便拒绝了病假申请并认定旷工,这个做法明显不当。

        法官释法

        病假是指劳动者因患病或非因工负伤,需要停止工作治病休息的医疗假期。病假是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在工作中经常会遇到的一个问题,病假怎么休,不仅与劳动者自身利益密切相关,还影响着用人单位日常管理秩序。原劳动部、国务院经济贸易办公室等发布的《关于加强企业伤病长假职工管理问题的通知》(1992年)规定,职工因伤病需要休假的,应凭企业医疗机构或指定医疗机构开具的疾病诊断证明,并由企业审核批准。那么,这是否意味着用人单位可以不批准员工休病假?

        用人单位有权对病假证明等材料进行审核,但这种审核仅限于形式上的审核。根据北京市医疗保险政策,除因公外出和探亲期间的急诊外,劳动者应当在本市相应医疗机构就医。一般而言,病假证明应当包括患者姓名、就诊科室、病情诊断和病假天数,且应当由出具病假证明的医师签字或签章并加盖医院公章。当员工按照用人单位的规章制度提交病休材料后,如用人单位不能提出合理异议或员工已作出合理解释,一般就应当批准员工休病假。当用人单位对病休仅仅是持有怀疑时,可以先批准员工病休,同时再向出具证明的医疗机构核实。如用人单位发现员工病休期间的行为活动不符合常理的话,如外出旅游、从事不符合其病情的体育活动等,且员工不能合理解释,用人单位可以按照规章制度对其作出相应处理。

        (作者单位: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本版图片/视觉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