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影视音乐会绝非“拉郎配”

        本报记者 徐颢哲

        经常在大麦网、永乐票务等演出购票网站购买音乐会演出票的观众,会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在北京的演出市场,影视配乐相关音乐会出现的频率很高——以久石让、宫崎骏为名的经典视听音乐会几乎全年刷存在感,而诸如金庸影视作品系列音乐会、经典武侠影视金曲音乐会等也经常出现。事实上,并不贵的票价,加上较低的欣赏门槛,让这类音乐会很有市场。而火爆背后,是影视音乐会在当前的演出市场呈现良莠不齐的情况,真正高质量的反而是少数。

        现象

        流水的音乐会,铁打的久石让

        在北京的演出市场,有一句戏谑之言:流水的音乐会,铁打的久石让。的确,几乎每周末,《天空之城》《菊次郎的夏天》《魔女宅急便》《哈尔的移动城堡》《风之谷》《入殓师》《龙猫》《千与千寻》《幽灵公主》《红猪》等久石让创作的经典曲目都会在北京各大演出场所奏响。

        曾经指挥过久石让作品音乐会的中国电影乐团常任指挥张冰冰介绍,这十几年以来,久石让主题音乐会确实在演出市场拥有广泛票房,因为受众比较广泛。在他看来,宫崎骏的动画作品故事可能很平淡,但久石让作曲音乐渲染的气氛非常感人,“可以吸引不太懂古典音乐的朋友走进音乐厅,所以这类音乐会的观众往往就是家长带着孩子,或者是年轻情侣。”

        不过,比较尴尬的是,这些音乐会上久石让本人基本不可能出现,因此在业内被称为“山寨久石让音乐会”。2011年,久石让本人来北京举办“久石让电影音乐盛典”时,曾无奈地表示:“除了2010年底在国家大剧院那场,还有这次将举行的这场音乐会,其他的都未经我本人授权。我为此而感到为难、烦恼,我曾经和宫崎骏说过这个问题,他也有同感。”

        曾组织过久石让来京演出的北京春秋苍明文化有限责任公司负责人陈静表示,久石让作品的著作版权归其所属的唱片公司所有,唱片公司把这些音乐版权委托给国际著作权协会,在中国演出久石让的作品就得跟中国著作权协会联系。这意味着,主办方一般只需向中国著作权协会缴纳很低的费用,即可在音乐会演奏久石让的音乐作品。陈静认为,这种做法严格意义上来说其实并不算违规,只是钻了法律法规的空子,“如果久石让本人细究,是可以一定程度上起到杜绝作用,但环节复杂。”

        市场

        票房基本不愁,“杂牌军”不少

        影视音乐会常年上演的背后,是市场的需要。从价格来看,这类音乐会的平均票价普遍低于古典交响音乐会,票价区间在100元-600元。中山公园音乐堂的一位工作人员透露,像经典的电影、动漫相关主题音乐会,曲目耳熟能详,票房基本不用发愁。遇到热度较高的影视音乐会,为“情怀”买单的人大有人在,选择跨城观演的观众也不在少数。

        事实上,当年北京演出市场刚出现影视音乐会时,水准很高。久石让创作的宫崎骏动画音乐,采取的是MIDI(即乐器数字接口)作曲,这种方式是20世纪80年代初为解决电声乐器之间的通信问题而提出的,但作为音乐会上演,必须要重新编曲。张冰冰透露,久石让作品音乐会上演之初,一般是80多人的交响乐团编制,中国电影乐团对原曲进行了重新编配,后来出于成本考虑,很少再有这么大的编制,很多音乐会采取了室内乐的形式。

        随着近年影视音乐会的数量越来越多,这一品类的音乐会的演出方充斥了越来越多的“杂牌军”。于是一个比较吊诡的现象出现了,不少影视音乐会的演出信息介绍只有曲目,乐团等其他信息语焉不详。这甚至导致了“劣币驱逐良币”,乃至于不少水准较高的乐团很少再举办影视音乐会。张冰冰直言,很多小公司组织的影视音乐演出,配器质量低下,“关键是现在这类音乐会没有标准,缺乏导向,观众自然会非常失望。”

        出路

        精心制作,期待推陈出新

        影视音乐会热度不减的同时,拉郎配、简单拼凑的问题也一直被业界和观众诟病。因缺乏对曲目的策划、演出流程的掌控,演出效果往往不尽如人意。曾推出《饮歌·香港电影交响音乐会》的北京繁景文化总经理姚朔表示,以电影为主题的音乐会屡见不鲜,但这些音乐会拼盘的性质相对较大,“好莱坞的、法国的、意大利的电影可能会夹杂在一个音乐会中呈现,缺少共性。”

        另一个突出问题是,目前大部分的影视音乐会,一般采取大屏幕播放影视画面配交响乐这一形式,缺乏新意。在很多从业者看来,目前行业内影视音乐会的制作团队亟须推陈出新。去年在天桥艺术中心上演的《饮歌·香港电影交响音乐会》,把一些细节放大,就像在95分钟里看了十多部电影,体验很独特。

        其实,影视衍生音乐会在国外发达国家的精品化运作已经非常成熟,往往把动画、游戏、装置艺术等不同类型的视觉体验进行重新创作,和音乐进行有机结合,让观众沉浸其中。2017年在北美多个城市巡演的《权力的游戏》配乐音乐会堪称是一场“视听秀”。制作方借助LED屏幕和特效,将现场打造成一个360度的舞台,并用剧中经典片段触发观众的记忆。此外,演出定制的专属舞台效果也令人大呼过瘾——具有魔幻色彩的树木在舞台上生长,“凛冬将至”时整个场地“雪花”漫舞,演出还采用大量烟火装置,当LED屏中出现喷火的巨龙时,现场的喷火装置同时启动,带来滚滚热浪。

  • 把“身体的千言万语”舞进校园

        本报记者 徐颢哲

        “什么是现代舞?请大家举起右手,并晃一晃,每个人晃手的方式都不同,这就是现代舞。”12月2日下午,北京市第109中学的金帆排练厅,著名舞蹈家高艳津子用这样的开场白,一下子就吸引了现场的同学们。这场“爱乐传习·中艺名家进校园”系列艺术普及公益活动,由她和北京现代舞团的舞者们,用一个多小时时间为孩子们呈现了如何舞动“身体的千言万语”。

        源自于美国的“现代舞”,是舞蹈艺术在20世纪的新生事物,也是真正属于现代人和现代人的生活的舞蹈艺术。活动一开始,高艳津子首先向同学们介绍了舞团情况以及关于现代舞的发展概况。接下来的时间,舞者们则用极富表现力的舞姿,向同学们展示了现代舞如何“来源于生活”。首先上演的男女双人舞,在老狼《同桌的你》的音乐中开始,一张小方桌间,男女两位舞者用舞姿表现男女生青春期的懵懂情感;其后上演的一段单人舞,舞者则用一个枕头表现梦境的迷离;接下来的舞者以拉杆箱为道具,在汪峰的《北京北京》伴奏下,极致展现北漂的艰辛。

        尽管时间有限,这次活动却为同学们打开了一扇了解现代舞、走近现代舞的窗,得以懂得现代舞的精髓:观者可以脱离故事情节,在某种意味中寻求共鸣。高艳津子直言,希望这次活动,能在孩子们心中播下一颗种子,“舞蹈无所不能,可以用任何方式在任何地方跳舞,舞蹈也是表达情感的方式,每个人都可以跳舞。”

        活动现场,有舞者以一朵黄玫瑰表达自己的情感,舞至兴浓,更是来到前排同学们中间,掰下花瓣,孩子们则略显拘谨。正如高艳津子所说,看现代舞,自由是无处不在的,没有任何指向性的舞台、情节、故事、人物,可以随心所欲地想象,不必纠缠于看得懂或看不懂,“即兴更是现代舞的重要特点,舞者针对不同的环境和观众,产生瞬间的反应,成为舞蹈戏剧性的一部分。”

        现场也出现温情一幕。一名高二女生鼓起勇气在台上翩翩起舞,跳到一半,舞步略显迟滞,北京现代舞团的一位男舞者随即上场,帮助小姑娘一起完成了剩下的部分。高艳津子说:“小姑娘上台前就有点紧张,想放弃,我鼓励她上台,跳到一半,也是我让舞者上去给她解围,舞蹈传递的一个品质是,做事情要有始有终。”

        伴随这场活动结束,2019“爱乐传习·中艺名家进校园”系列艺术普及公益活动正式宣布收官。“爱乐传习”是由北京中艺艺术基金会创建的品牌文化教育活动,邀请知名艺术家和艺术团体,走进北京的学校,开展艺术普及。2019年的系列活动于今年4月启动,截至目前已相继走进通州永乐店中学、西师附小、宝华里小学、北京第15中学、景山学校、陈经纶中学新教育实验分校、北京小学红山分校、昌平二中学校等,共计举办13场艺术普及演出活动。基金会相关负责人说:“社会中有很多需要关心、关注的群体,将艺术普及之路延伸到这些群体之中,让他们感受到社会的温暖,感受到艺术的美好,感受到有音乐相伴,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与义务。”

  • 挺好笑!《庆余年》“另类”开场

        本报记者 李夏至

        被粉丝热切期盼了一年多的《庆余年》,终于上周在网络视频平台播出。该剧不仅有张若昀、李沁、肖战、宋轶、李纯等年轻偶像明星带粉,而且兼具陈道明、李小冉、吴刚、于荣光、辛芷蕾等实力派明星保驾护航,而网文大神猫腻的IP原作改编,也为这部剧增加了不少看点。

        《庆余年》小说原著2007年首发于起点中文,是阅文集团白金作家猫腻的早期作品,也是其成名作。剧版在开头对原版小说进行了十分巧妙的改编,将原有的穿越题材,改写成了文学专业学生的小说创作,用“故事中的故事”的说法,将具有现代观念的年轻人置于古代背景,去书写一段不同寻常的人生传奇。

        这样的开头方式此前在大多数同类题材中实属首次,因此也博得了不少原著党的好感。解决了人物的背景来源问题,整个故事的展开就从身世神秘的少年范闲的视角切入。从自幼学武自带神力,到历经了学习武功、下毒等种种经历,带有现代观念的范闲与古代江湖遭遇,自带了不少笑料。

        和大多数以庙堂之争作为最终焦点的古装剧不同,《庆余年》这种偏喜剧幽默风格的开场,瓦解了古装权谋剧高高在上的神秘感,和同期在播的古装剧相比,这种落差反而带来了新鲜的观剧体验。主人公范闲从出生起就自带现代的思维和知识储备,他在学习解剖时向师傅介绍手术手套,入范府时被少爷范思辙为难时的巧舌辩论,也都引发了不少笑点。不少观众在弹幕中表示,“《庆余年》的画风实在清奇,我是不是看错剧了?”

        古装剧集一贯沉闷厚重的套路被打破,同时,“男频剧”的深度依然保留。伴随着范闲被召回京都后遭遇的刺杀一案,监察院杀手縢梓荆的复仇故事又如何继续,以及范闲被皇上指亲背后的皇室财权之争,都慢慢将故事导入了相对复杂的庙堂政治。这种创作手法其实与多年前的《寻秦记》有所雷同,即用一个跳脱世界之外的现代人进入古代世界,用出其不意的方法去解决传统江湖和庙堂之争。故事的背景虽然是虚构的,但故事自身是逻辑自洽的,这种历史与现实的映照关系,反而增添了不少意味。

        从演员表演来看,《庆余年》能够请动多年不愿出山的陈道明来饰演剧中的关键人物庆帝,未来的剧情里吴刚扮演的陈萍萍也戏份吃重,李小冉饰演的长公主一出场就是一个心机颇深的反面角色,范闲的回归事关皇室内库的财权之争,在看似幽默的剧情下已经开始有暗流涌动。“戏中戏中戏”的感觉让人对后续的故事如何展开产生了极大好奇心,而这也是《庆余年》在古装历史类剧集中进行的叙事创新。大网正慢慢织开,这个故事会否带给观众新的惊喜,可能还需要耐心等待。

  • 历史名人不是营销号的“生意经”

        韩轩

        昨天,“公众号侮辱鲁迅”登上微博热搜榜。某自媒体公众号发文歪曲鲁迅的经历,称其通过“文字变现实现了利益最大化”,该号作者直指鲁迅贪财的目的,竟然是为了出售自己的理财课程。该篇文章的曝光引发网友热议,为了谋取个人利益消费名人,自媒体的底线何在?

        在这篇名为《贪财的鲁迅》的文章中,作者把鲁迅开三闲书屋、野草书屋的经历,偷梁换柱说成他下海做书商赚钱。整篇文章中随处可见断章取义的解读,鲁迅用批判性思维称“钱是要紧的”,就被作者歪曲为鲁迅贪财;鲁迅写文章针砭时弊,集结出书,却被称为“实现利益最大化”;鲁迅被评价为“民族的脊梁”,是“骨头最硬的人”,自媒体却说,不知道鲁迅离开独立的经济来源“骨头还能硬多久”。更可气的是,作者如此歪曲历史的目的,竟是为了在该帖子的文尾贩卖理财课程,真可谓图穷匕见。

        自媒体兴盛以来,利用公众号的传播力度进行商品营销成为广告商新的阵地,自媒体作者靠历史名人或流量明星“带货”的行为也一直存在。有些作者善于总结历史掌故的关联,对时事、对文学作品有自己独特的看法,写出有理有据的文章,在结尾处来一个“神转折”,巧妙带货,本也无可厚非。

        但是,自媒体的野蛮生长让一些作者没了底线,恶意拿名人开涮、庸俗化名人、消费名人的越来越多。比如调侃梁启超的肾切除手术,添油加醋地讲述林徽因、徐志摩之间的关系,还有人把科学家的私生活拿出来大讲特讲,都是为了最后卖药、卖面膜乃至卖课程。这些自媒体作者号称要从新颖的角度解读历史,历史却变成了他们攫取利益的垫脚石。鲁迅不贪财,贪财的是这些为一己私利标新立异的自媒体作者,鲁迅当年控诉吃人血馒头,恐怕说的就是这样的人吧。

        现实社会中,恶意诽谤他人是违法行为,需要付出相应代价,互联网并非法外之地,自媒体也应该为自己的恶言恶行付出代价。剪去芜杂的枝叶,树木主干才能健壮生长。为了营造优良的自媒体生长环境,作者自省、平台自律、行业监管都必不可少,更重要的是,依法治理要作为最重要保障,不能把历史与名人变成营销号手中随意操控的“生意经”。

  • 典藏版《路遥全集》致敬路遥

        本报讯(记者 路艳霞)12月2日是路遥诞辰70周年,值此特殊的纪念时刻,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推出典藏版《路遥全集》,表达对路遥的追怀与敬意。中国作协副主席李敬泽、作家格非、小说演播家张震以及路遥的女儿路茗茗,12月1日现身Page One北京坊书店,与读者们共同度过了特别的一天。

        作为特别的纪念版本,典藏版《路遥全集》仅印制9999套,每套均有专属编号,并内嵌印有“纪念路遥先生诞辰七十周年”的飘金纪念插页。该版本采用编年体例,以体裁分卷,计6种8册,200余万字,跨越路遥20余年创作生涯,收录路遥的小说23部、散文62篇、戏剧2种、诗歌14首、书信56封,是迄今最完备的路遥作品集。值得一提的是,它还收录了此前未收录的篇目。

        30多年过去了,路遥作品的热度依旧不减当年,显示出经久不衰的魅力。《平凡的世界》从2009年起在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出版,迄今总发行量已突破2000万册,多年来始终位居各大畅销榜前列。就在上个月,这部百万字的长篇巨著仍轻松问鼎“双十一”48小时畅销书排行榜榜首。而从9月起在喜马拉雅FM独家首发的《平凡的世界》有声书,上线9天播放量即突破100万,迄今播放量近3000万。

        路遥的作品为什么至今仍有如此深广的影响力?李敬泽说:“路遥和我们是‘亲’的,他从一开始在小说中讲述的这些根本的处境、根本的困难其实都是我们大家的。路遥的价值和意义,在40多年后再来看,实际上是那么多的中国人一个一个地从自己的生命、生活中,读出了这样一个伟大的经典作家。”格非动情地回忆起自己大学时初读《人生》时所受到的冲击:“我有过和高加林几乎完全一样的经历。路遥浸透了自己所有的情感,把自己作为观察的对象,完全纳入到他的作品当中去,带着巨大的诚意来思考社会的变革。他的作品至今仍然跟我们的社会有千丝万缕的关联,仍然会带出很多重要的问题,这些问题仍然值得我们思考,这也是路遥不朽的魅力之一。”

  • 《这就是中国》创新政论节目表达

        本报讯(记者 李夏至)严肃的政论节目,能赢得年轻人的喜欢吗?日前由上海广播电视台主办的东方卫视思想政论节目《这就是中国》研讨会给出了肯定答案。

        《这就是中国》由东方卫视联合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观视频工作室和观察者网制作,是国内首个采用“演讲+真人秀”形式呈现的思想政论节目。“为什么中国人‘一出国就爱国’”“好民主才是人民之福”“从‘阿拉伯之春’到‘阿拉伯之冬’”“香港局势:自助者天助之”……节目首创时政脱口秀的形式,内容紧扣大众最关心、在舆论界长期以来争议不断的问题,以人物亲身经历和身边真实的事例作为切入点,结合中国悠长的历史和中华文明特色与电视观众一起分享式演讲、互动。

        著有“中国震撼三部曲”(《中国震撼》《中国触动》《中国超越》)的知名学者、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院长张维为担任主讲人,他凭借走访100多个国家的国际视野和经验,以博学儒雅和自信坦诚的风格,娓娓道来,也创新了政论节目的表达方式。

        该节目每周一晚21:30在东方卫视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