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假期片段

来源: 北京日报     2020年02月14日        版次: 11     作者:

    一七一中学怀柔三中初一(4)班 孟诗棠

    飘雪的清晨

    清晨,躺在床上的我听到客厅有脚步声。我爬起身往外看,原来是妈妈。昏黄的灯光下妈妈戴上口罩,穿上了党员志愿服务的红马甲。哦,我知道了,因为新冠肺炎疫情,她又要去楼下站岗了!

    听见家门关上的声音,我守在窗前张望,没看到妈妈走出单元门,却看到片片雪花正在飘落,整个小区银装素裹。过了一会儿,妈妈走出来了,在雪地上留下第一串脚印,站在小区楼门洞前开始了执勤。

    小区里静悄悄的,只有她瘦瘦的身影。“连个人都没有,还站什么岗啊?”我忍不住小声嘟囔。冬天的早晨很冷, 妈妈执勤的位置正好是个风口,她不时地跺跺脚,看着都觉得冷。

    不久后,小区里来了几个快递小哥和送水员。妈妈忙前忙后,给他们量体温,在登记表上登记,再看着他们把东西送到下楼取货的住户手上,又目送他们离开。这就是妈妈执勤工作的一部分。

    其实我知道,疫情当前,还有很多像妈妈这样的普通人在为防疫站岗,保障居民的健康安全。

    守候的夜晚

    体重200斤的爸爸,每顿饭都会从头吃到尾,今天怎么了?匆匆扒拉了两口晚饭,连他最爱吃的炖肉都没吃几口,就戴上口罩出门了。

    饭桌前的我疑惑地问:“妈,什么情况?”“你爸爸接到单位通知,去二中那边一个没有物业的小区执勤去了。从晚上6点一直要忙到夜里12点。”整整六个小时啊?平时连刷个碗都喊腰疼的爸爸,在寒夜中执勤这么长时间,受得了吗?我也没心思吃饭了,拿起手机给他发了个微信,嘱咐他戴好帽子,多走动,别冻坏了。过了两个多小时,爸爸才给我发了一张自拍照,照片上,戴着口罩的爸爸站在一栋居民楼前,冲我比着胜利的手势。我的鼻子酸酸的,“老爸,你最棒!”我在心中默默地说。

    晚上10点钟,我准时躺在了床上,可一想到爸爸还没回来,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我来到妈妈的房间,她正靠着床头看书等爸爸。我依偎在妈妈身边,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不知过了多久,迷糊间听到爸爸的声音,“不是说别等我了吗?明天你还要早起下楼执勤呢,快睡吧。”

    等了六个小时的爸爸终于回家了。为了防控疫情,他在我不知道的小区楼前,守护了一方百姓的安宁。

    宁静的午后

    在我们三口之家中,难道只有我面对疫情袖手旁观吗?不!一张票据和五十元钱静静地躺在柜子上。那是过年前一家报社寄给我的国画稿费,我本来没想好怎么花,现在想好了。我把稿费现金给了妈妈,让她用手机给我发了五十元红包,然后上网登录红十字会网站,把稿酬捐给了疫情最重的武汉。

    “捐款成功”的页面跳入眼帘,我截图保存,留作纪念。在这个宁静的午后,年幼的我不能冲在第一线,仍然可以做点儿力所能及的事。愿春暖花开之时,我们可以摘下口罩,走上街头,去庆祝我们打赢了这场艰苦的战役。

    指导教师 池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