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 空军多地同步向武汉空运医疗队员

        新华社武汉2月13日电(记者 黎云 王作葵 贾启龙)按照中央军委命令,2月13日凌晨,空军出动运-20、伊尔-76、运-9共3型11架运输机,分别从乌鲁木齐、沈阳、西宁、天津、张家口、成都、重庆等7地机场起飞,向武汉空运军队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和物资。

        上午9时30分许,11架空军运输机全部抵达武汉天河机场。这是我国国产运-20大型运输机首次参加非战争军事行动,也是空军首次成体系大规模出动现役大中型运输机执行紧急大空运任务。

        从12日深夜至13日凌晨,中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师和西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师的11架运输机,陆续从中原、华中和西南等地军用机场起飞,先后抵达乌鲁木齐地窝堡机场、天津滨海机场、沈阳桃仙机场、西宁曹家堡机场、成都双流机场、重庆江北机场和河北张家口机场。在完成医疗队员和物资装载之后,11架大中型运输机再次升空,上午9时开始陆续降落在武汉天河机场。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空军先后出动中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师、西部战区航空兵某师、空降兵某旅执行空运人员和物资工作。此外,空军军医大学150名医疗队员除夕夜出征驰援武汉,驻鄂空军某基地和空降兵部队出动车辆数百台次,执行医疗器械和武汉市生活物资的网点运输保障任务。

  • 外交部:疫情无情人有情

        新华社北京2月13日电(记者 王卓伦 朱超)针对连日来一些外国青少年以不同方式为中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加油鼓劲,外交部发言人耿爽13日表示:疫情无情人有情,患难时刻见真情,在世界人民的理解支持之下,中国人民一定能够取得抗击疫情的最终胜利。

        在当日举行的网上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问:近日,意大利那不勒斯市青年人发起“拥抱中国人”的快闪活动,很多民众参与其中,呼吁人们抵制歧视;东京街头一名身穿中国旗袍的日本女孩号召民众为武汉捐款,并表示“可怕的是病毒,不是中国”。这些视频在社交媒体平台上有超大量的浏览。请问发言人是否看过?如何评价各国民众特别是青少年的这些倡议和举动?

        “我和我的同事看到了你提到的这些视频。除此之外,我们还看到英国中学生合唱中文歌曲《让世界充满爱》,看到德国青年们用‘I am China(我是中国)’的口号呼吁全球共同抗击疫情,看到埃塞俄比亚学生用中文祝福‘中国加油’……”耿爽说,中方为这些暖心视频点赞,对各国民众特别是青少年自发举动展现出的正直、善良、勇气和爱心表示高度赞赏和由衷感谢。

        耿爽说,一段时间以来,联合国秘书长、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等国际机构负责人和多国政要都公开呼吁,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应避免歧视、污名化和过度反应。很多国家的民众特别是青少年通过自发的举动呼唤良知与正义,抵制偏见与不公,传递信心与力量,对中国人民的抗疫斗争给予了道义上的声援和精神上的支持。

        “我们坚信,真善终将克服隔膜,关爱终将战胜恐慌,在世界人民的理解支持之下,中国人民一定能够取得抗击疫情的最终胜利。让我们一起加油!”耿爽说。

  • 与新冠病毒“过招” 全球共同战“疫”

        新冠肺炎疫情仍在持续,除中国外,全球还有20多个国家和地区已报告感染病例。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日前在新型冠状病毒全球研究与创新论坛上表示,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对全球在政治、资金以及科学领域的团结都是考验。

        为了迎战全人类共同的敌人,各国际组织、各国政府以及相关机构正携起手来,在科研攻关、临床治疗、抗病毒药物及疫苗研发等领域加强合作,共同战“疫”。

        研发简便易行的确诊工具

        引发此次疫情的是一种此前未知的冠状病毒群体新成员,这对科研人员快速认识和检测这种病毒提出挑战。美国传染病学家、哥伦比亚大学教授维尔特·伊恩·利普金表示,人类对新型冠状病毒了解还很有限,因此“各方都在密切观察以保证这个病毒不会变得更恶劣”。

        12日在新型冠状病毒全球研究与创新论坛结束后的发布会上,世卫组织首席科学家苏米娅·斯瓦米纳坦表示,从紧迫性来看,目前首要的是研发出更加简便易行的确诊工具,以便用在基层社区。此外,如何为确诊入院病人提供最佳治疗护理方案,以及弄清病毒传染方式并开展相关流行病学分析等也亟待解决。中期研究目标则将集中在疫苗和治疗药物的研发等方面。

        韩国科学技术信息通信部日前宣布,为紧急应对疫情,政府将新型冠状病毒研究纳入“国民生活安全紧急应对研究项目”,以大力推进快速检测试剂、抗病毒药物研发和病毒特性及流行病学研究。

        英格兰公共卫生局10日起向英国多个实验室提供该机构开发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诊断测试工具,以便提高检测能力。该局实验室还将与世卫组织合作,为没有相关技术能力的国家和地区提供病例样本检测服务。

        找出最优支持性治疗方案

        抗病毒药物研发往往需要漫长的周期,目前尚无针对新型冠状病毒的特效药。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指出,当下必须竭尽全力使用现有“武器”来对抗这一病毒,同时为长期斗争做准备。

        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医学院全球卫生和传染病研究所主任迈伦·科恩认为,目前对确诊患者主要采取的是支持性治疗,当务之急是找出最优支持性治疗方案。

        在药物研发方面,世卫组织助理总干事玛丽-保罗·基尼介绍说,目前针对新冠肺炎的候选药物都是之前用于其他疾病的药物,科研人员正尝试改进这些药物以加快用于临床试验。其中,美国雅培制药公司的抗艾滋病病毒药物洛匹那韦和利托那韦复方制剂克力芝、美国吉利德科技公司研制的瑞德西韦两种药物已进入临床试验。

        泰国公共卫生部近日表示,在对多个病例进行治疗与研究基础上,泰国治疗团队认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患者痊愈后体内可能存在病毒抗体,有望将其用于对其他患者的治疗。团队目前已从痊愈患者血液中提取免疫球蛋白,并对两名重症患者进行临床注射,期望能取得疗效。

        筛选投入临床试验疫苗

        目前,多国研究人员已投入对新型冠状病毒疫苗的研发。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公共卫生学院副院长张作风指出,冠状病毒属于RNA(核糖核酸)病毒,变异较快,疫苗开发相对困难,科研团队正在与时间赛跑。

        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下属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近日透露,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与生物技术公司莫德纳共同开发的新冠疫苗有望在两个半月内进入一期临床试验阶段。

        英国牛津大学下属詹纳研究所团队目前也准备为一种可对抗新型冠状病毒的候选疫苗开展临床试验。据介绍,这一候选疫苗的“种子储备”正在牛津大学的临床生物制造设施内生产,接下来它们会被转交给意大利一家生产商,计划先期生产1000剂这种疫苗用于临床试验。

        专家强调,疫苗研发也存在不确定性,有效的疫苗可能在疫情结束后才出现。英国帝国理工学院医学院教授罗宾·沙托克认为,全力投入研发前提下,新疫苗最快可能要今年年底或明年年初才能完成研发,并在全球使用。

        斯瓦米纳坦则表示,虽然已存在几种候选疫苗,但距离广泛使用可能还需要12到18个月的时间,现在科研人员需要讨论如何在候选疫苗中筛选出优先投入临床试验的疫苗。

        法国国家卫生和医学研究所研究员、法兰西岛大区默伦医院公共卫生专家尼古拉·维涅强调,“开发疫苗仍然值得努力,因为我们无法预测未来”,如果疫情持续发展,疫苗可能“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

        “在一个全球化时代,机遇是全球化的,挑战和责任也是全球化的。新冠肺炎疫情完全是突发的,前所未有的,它可以发生在中国,也可能发生在世界任何其他国家,因此世界各国人民有责任和中国政府、中国人民一起并肩战斗。只有在危急时刻相互支持,才能为人类社会共建更加美好的未来。”印度中国问题专家苏丁德拉·库尔卡尼说。

        当前需遏制疫情拯救生命

        世卫组织强调,中国科研人员为新型冠状病毒全球研究与创新论坛贡献宝贵智慧。论坛联合主席、世卫组织助理总干事玛丽-保罗·基尼表示,中国科研人员的参与不仅让两天的讨论“立足现实”,还有助于为其他研究人员的工作指出“明确目标”,也在提醒目前的首要任务是遏制疫情蔓延和拯救生命。

        斯瓦米纳坦也表示,中国科研人员对本次论坛取得的成果有很大贡献。她强调,中国科研人员具备一手经验,“知道中国正在发生什么”,也了解当地已经展开的流行病学研究等情况。她说,不仅有来自中国疾控中心的高级代表等中国专家通过现场或线上交流等方式参加了本次会议,而且在此前的会议准备阶段,中国科研人员也参与了大多数议题的小组讨论。

        “我们同时也在进行更加深入的调查,确定病毒源头,以及防止从动物向人类的进一步传播。”谭德塞说。

        新华社记者  

        (综合新华社北京2月13日电)  

  • 口罩生产线5天实现投产

        本报记者 白波

        “看着原材料从入口进去,一只只洁白的口罩从出口自动下线,我感觉像一股甘泉在心里流过。”天津盛和爱众医疗技术有限公司创始人刘建剑有些激动,“捐完钱我就想捐口罩,但买不到啊!买进了3条生产线,要是没有开发区管委会和兄弟企业的大力支持,也没法5天内就投产!”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防疫物资需求量激增,特别是人人都要用到的口罩,应急生产迫在眉睫。

        2月6日上午,天津开发区管委会接到区内企业求助信息:天津盛和爱众医疗技术有限公司从河南紧急购入3套医用口罩全自动生产线和原材料,需要马上运回天津,却面临找不到合适货车及各地交通管制影响通行等困难。

        接到消息,天津开发区管委会第一时间安排相关单位全力支持和协助企业快速搭建生产线。他们协调区内一家网络货运平台企业迅速响应。疫情中,网络货运平台能够发挥其利用大数据、云计算分析实现要素资源精准配置、合理调度的优势。于是,很快找到了符合运输设备需求,又恰巧将要空车返回的天津货车。

        为了让设备在到达天津的第一时间投产,天津开发区管委会又找到了一家具备医用口罩生产资质的企业赛远科技有限公司,借用他们的洁净车间进行生产。

        赛远科技提供场地和人员,天津市药监局提供技术指导,天津开发区的专业口罩滤芯研发生产企业泰达洁净提供原材料,另一家企业睿迪信息技术(天津)有限公司免费派遣生产线调试的专业工程师进行支持。多方接力之下,2月9日,第一只口罩下线了。

        “2月9日当天,生产线设备没有完全实现全自动,生产的半成品是通过人力加工变成成品的。”在生产现场的天津开发区管委会工作人员介绍,2月10日,这条生产线基本实现全自动化生产,另一套设备也正在紧急调试中。

  • 装配式集成房屋驰援抗“疫”一线

        2月12日,河北一木集成房屋科技有限公司工人在组装装配式集成房屋。

        连日来,作为全国装配式集成房屋的大型生产基地,河北省文安县工业新区的多家企业加班加点赶制装配式集成房屋,保障湖北等地医院建设需求。 新华社发(郑佳庆摄)  

  • 港澳同胞致信使馆感谢祖国

        新华社东京2月13日电(记者 郭丹)中国驻日本大使馆12日收到来自“钻石公主”号邮轮上港澳同胞的感谢信。

        港澳同胞在信中表示,他们是滞留在“钻石公主”号邮轮上的14名中国旅客(12名为香港居民,2名为澳门居民)。他们年事较高,乘坐邮轮时并未携带大量平日所需的药物,如降压药、心脏病药、糖尿病药、抗凝药等,突发的疫情让他们处于隔离状态,日常药物也都基本用完。

        中国驻日本大使馆6日开始相继收到他们的求助信息。使馆连夜紧急协调,及时将药品送达同胞手中。

        港澳同胞在信中表示:“感谢你们为我们做出的一切努力!感谢伟大的祖国!我们为身为中国人而感到自豪,因为在国外遇到困难时有我们强大祖国的支持。祝愿我们伟大的祖国繁荣昌盛!”

        除给在邮轮上的旅客送药外,10日,中国驻日本大使馆参赞兼总领事詹孔朝前往日本川崎市立医院探望轮上被确诊的中国患者,目前患者整体状况良好。

  • “义新欧”中亚班列恢复开行

        新华社杭州2月13日电(记者 魏董华)13日,满载80余标箱出口货物的“义新欧”(金华——中亚)班列从铁路浙江金华南站鸣笛启程缓缓驶出。这是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首趟恢复开行的“义新欧”中亚班列,也标志着“浙江制造”节后出口“一带一路”国家重新驶上快车道。

        据金华海关统计,此次发车的班列上共计运载82个标箱的货物,将经新疆霍尔果斯口岸发往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等中亚国家,主要商品为五金工具、纺织品、家装配件、汽车配件等,预计一周后到达相关贸易国。

        为保障货物顺利出口,一方面,海关等相关部门利用电话、微信等多种方式与企业建立“不用跑”联系机制,及时了解企业受疫情影响情况,解决企业在通关过程中遇到的困难,助力企业复工复产。

        另一方面,海关开辟绿色通道,实行“7×24小时”通关保障,做到货物“随到随验、合格即放”,提升通关放行效率,保障班列按时发送。

  • 林火导致113个澳本土物种面临生存威胁

        新华社堪培拉2月13日电 综合澳大利亚媒体最新报道,受持续数月的林火影响,澳大利亚113个本土物种面临生存威胁,急需干预救助。

        据报道,澳大利亚林火肆虐威胁到很多动物物种的生存,一个专家组受委托进行相关调查。这个专家组日前提交澳政府的报告显示,尽管目前林火尚未导致有物种灭绝,但有多达113个本土物种状况堪忧,需紧急行动予以救助。

        这113个物种包括13种鸟类、19种哺乳动物、20种爬行动物、17种蛙类、5种无脊椎动物、17种淡水鱼和22种多刺小龙虾。它们中大部分物种的栖息地烧毁面积超过30%。其中,澳大利亚袋鼠岛上的袋鼩情况最危急,它们超过95%的活动区域已被烧毁。

        专家组说,在接下来的12个月中,这113个物种会被纳入“紧急管理干预”重点,救助措施包括保护剩余栖息地、补充食物以及将最脆弱的物种移至动物园或保护区等。

        澳大利亚濒危物种专员萨莉·博克斯表示,其中一些物种此前并非濒危,但是林火给它们带来了巨大影响,比如华丽琴鸟和帕尔马沙袋鼠,因为它们的生活范围主要在林火蔓延的地区。

        据世界自然基金会估计,澳大利亚全国有超过10亿只动物在林火中丧生,其中很多是澳大利亚特有物种之一——考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