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善用方为真爱才

来源: 北京日报     2020年06月30日        版次: 14     作者:

    许海兵

    《庄子·至乐》记载过一则故事,“昔者海鸟止于鲁郊,鲁侯御而觞之于庙。奏《九韶》以为乐,具太牢以为膳。鸟乃眩视忧悲,不敢食一脔,不敢饮一杯,三日而死。”说的是有海鸟飞落鲁国城郊,国君将之送到宗庙,奏虞舜时的乐曲,摆祭祀用的三牲。海鸟惊恐忧惧,不敢吃一块肉,不敢饮一口水,三天便死了。

    无独有偶,东晋时也有“支公好鹤”的故事,高僧支遁的朋友慕名拜访,带来一对幼鹤作见面礼。支遁非常爱惜,生怕幼鹤飞走了,“乃铩其翮”,可剪短翅膀的幼鹤,“反顾翅垂头”,支遁心里难受起来,若有所悟:“既有凌霄之姿,何肯为人作耳目近玩!”于是,他好生喂养这对幼鹤,待其翅膀重新长出、凌空而去。

    虽然喜爱是真的,但鲁君“供鸟”和支遁“铩翮”的做法,效果却与害之无异。试想,囿人才于身边,只一味宠之、捧之、供之,使其不得用其长、展其才、尽其力,久而久之,人才也就沦为庸才。然而时至今日,鲁君遗风犹存,像支遁这样能够幡然醒悟的少之又少。不乏有单位不管人才与工作对口与否,一律“招”得很勤、“攥”得很紧,甚至明文规定只进不出,美其名曰“储备干部,以备后用”。爱才而不用、反困之,这与鲁君和支遁的做法何其相似。

    善用方为真爱才。怀用世之才却报国无门,无论怎样养尊处优,其精神上的失落皆无法弥补。早在1956年,周总理在关于知识分子的讲话中就指出:“为了最充分地动员和发挥知识分子的力量,第一,应该改善对于他们的使用和安排,使他们能够发挥他们对于国家有益的专长。”可放眼现实,多少人才被粗暴改换专业,干起活儿来既不顺心又无兴味,哪还谈得上激发积极性、创造力?

    人的某方面专长,一般都与兴趣密切相关。许多人才一旦钻进酷爱的专业,就倾尽心血、攀登高峰,宵衣旰食、乐此不疲。创造条件、实现人尽其才,就是对人才最实际的爱护,也将对整个社会大有裨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