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辞达而已矣”

来源: 北京日报     2020年06月30日        版次: 14     作者:

    周振国

    清代著名书法家何绍基得知女儿备办嫁妆,便从京城捎回一只箱子,其内空空如也,只箱底一醒目大字:“勤”,从此新婚夫妇谨记父训,勤劳治家。12岁的鲁迅在绍兴三味书屋读书时,一次因帮母亲做事上学迟到、受到责罚,为汲取教训,他立下一字座右铭:“早”。上世纪60年代,作家赵树理收到大儿子一封要钱的信,信上仅一字:“钱”,考虑到儿子已成年,赵树理回信也只一字:“0”。

    一字之文绝,一句话演讲也妙。1936年10月19日,在公祭鲁迅先生大会上,邹韬奋先生发表演讲:“今天天气不早了,就用一句话来纪念先生:许多人是不战而屈,鲁迅先生是战而不屈”。马寅初先生任北大校长期间,曾参加郭良夫老师的婚礼,其致辞也是一句:“我想请新娘放心,因为根据新郎的大名,他一定是位好丈夫”。宾客先是一愣,继而恍然大悟——“良夫”,岂不就是好丈夫!接着是一阵热烈的掌声和叫好声。

    明代诗人敖英在其《慎言集训》中,提出语言应用要做到“十贵”,而以“言贵简”为首。被称为“桐城三祖”之一的清人刘大櫆也认为“简为文章尽境”,并说:“凡文笔老则简,意真则简,辞切则简,理当则简”。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刘禹锡的《陋室铭》不算标点80余字,却名扬古今。诸葛亮的《诫子书》不足百字,成为后世学子修身立志的名篇。范仲淹的《岳阳楼记》三百余字,被千古传诵。再看当代,杨振宁先生的博士论文起初只有3页,在“氢弹之父”泰勒的要求下,经两次扩写,最后为13页,被称为“世界最短博士论文”。而科学家沃森和克里克凭借不足千字的论文《关于DNA分子双螺旋模型》,摘得1962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

    当然,说话行文并非全都越短越好,而是要倡导朴实简洁的文风,像孔子答卫灵公所言:“辞达而已矣。”把意思表达清楚、话说明白就行,完全没必要“徒巧其词以为华,张其言以为大”,或像小鸡逮着个肥蚯蚓似的啄个没完。